|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1年终企划]裁判李镭特别访谈
主页>F1征文2004>赛场外作者:飞雪

[F1年终企划]裁判李镭特别访谈

  采访裁判:李镭,F1版面上ID为pigeondog,文中简称lilei。
  采访组:记者飞雪,杂工eIT,即熊熊,记者美马猫依,文中称为小猫。


  一、个人背景及资料

  飞雪:主要网名以及马甲?
  lilei:亡命是pigeondog,没有马甲。
  熊熊:亡命?天涯……
  飞雪:大笑。网名的来历是什么呢?
  lilei:嗯,其实pigeondog有另一个意思,就是鸡飞pigeon狗跳dog。
  熊熊:(丢下钥匙,跳跳跳)
  飞雪:汗,这个词是自己造的么?
  lilei:最开始注册id的时候,用的是pig,结果已经被占用,然后扩展成pigeon也被占用最后扩展成pigeondog。不过也是很令人满意的名字,包含了聪明(pig)和平(pigeon)和忠诚(dog)这三种我粉喜欢的特点。
  飞雪:果然是含义丰富啊,笑。
  熊熊:如果分成pi-geon-dog的话。
  lilei:那就是圆周率——聚氯乙烯树脂——狗狗。
  熊熊:当然,我们可以把最后一个词倒过来念。笑。
  飞雪:倒过来念?上帝?
  熊熊:bingo!


  飞雪:性别与年龄?
  lilei:性别当然是男,这个不能搞错;年龄是26。
  熊熊:莫非,又是一条蛇?
  lilei:马~马~ 是那种可以把蛇踩亚踩的生物。
  熊熊:(插花:我有个同事属马,姓何。所以他的id是:河马)
  lilei:河马被称作河里的鲸鱼。


  飞雪:星座和血型?
  lilei:双鱼座,并且正在越来越依照双鱼座的性向去做事,不过这种容易受外界因素影响的性格不就是双鱼座的特征吗?血型是代表了淳朴大众的B型,总之呢,是一个好脾气的淳朴大众(不过据说双鱼座是会咬人的哦)
  飞雪:代表了淳朴大众?
  lilei:点头,点头
  熊熊:只要想想那对爱神母子……就算不咬人,什么拿箭扎扎人,或者拿什么水泼泼人……总是会的。
  飞雪:爆笑。
  lilei:那可是与阿波罗的神箭齐名的天界二大神箭之一亚。
  熊熊:所以只好绑着眼睛乱射嘛。
  lilei:据说现在随着科技进步,已经更新成机关枪啦。
  飞雪:难道不是精确制导导弹么,笑。
  熊熊:(一头熊大笑),我想起来蔡智忠漫画的《封神榜》里,哪咤射箭,结果射中石姬娘娘童子手里拿的棒棒糖。
  lilei:导弹只是一小部分,所以世界上多角恋爱还粉少 。因为大部分导弹的研究都只限于规划书里,所以多角恋爱绝大部分也只出现在虚构作品中,现在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还在加紧,keke~


  飞雪:下一个问题,进了围城了么,爆。
  lilei:点头,点头 。
  飞雪:111111?已经掉进去了?
  lilei:点头,是亚,磕磕碰碰地掉进去了噜。


  飞雪:汗。老家也是北京的么?
  lilei:嗯,一直生活在这个地方的土猪。
  飞雪:土猪?
  lilei:是啊,一个看着北京的天空从蓝色变成灰色的人。
  熊熊:那,李镭先生一定说一口流利的京片子。
  lilei:呃~因为从小长大的环境里其实没有什么北京人,所以现在说的是粉普通的普通话。

  飞雪:上学也一直在北京上的吧。
  lilei:点头,是啊。
  飞雪:可以透露毕业学校以及专业么?(我记着那几本翻译小说上面的介绍上都有啊)
  lilei:嗯,北京大学化学系。
  熊熊:这个系真可爱,经常有什么拿量筒做酸奶,拿烧杯煮方便面之类的创举。
  lilei:烧杯煮方便面,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杯子里只有一根面,就是杯子被烧掉。

  飞雪:专业是化学,怎么又选择了翻译这个职业呢?
  lilei:嗯,其实作为一个高考时语文分比数学分更高的家伙,最后回头来做文科的事情,大家也要理解。
  飞雪:笑,最高的是不是外语分呢?
  lilei:这个~外语,物理和化学好像是差不多的一堆,哪个高些忘记了。总之数学是最低分,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找偶问关于数字的事。(哭)
  熊熊:不要哭,不要哭,偶们一定不问,喝茶,喝茶。
  lilei:而且在大学里,数学更是伴随了我整整两年的噩梦(兴奋的表情)。
  熊熊:(偷偷跟飞雪说:又一个被曝光软肋的可怜家伙。)
  lilei:icon用错了……是这个(伤脑筋的表情)
  飞雪:笑,可惜访谈里面符号都弄不出来啊。偶是用记事本整理的。
  lilei:米关系,是给你们俩看的。至于为什么是翻译而不是写作,答案是翻译比较轻松,而且还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看好书。


  飞雪:网上主要活动区域?
  lilei:学院,不过经常处在尼斯湖状态。
  飞雪:潜水?笑。
  lilei:点头。
  飞雪:有个人主页么?
  lilei:米,有主页就要老网上放东西,偶很懒的 (脸红)

  飞雪:简单形容一下自己的外在形象及性格特征。(最好能上传照片,笑)
  lilei:还记得我注册id时用的第一个名字吗?想像一下就行啦。
  熊熊:我见过李镭先生的照片。
  lilei:(惊讶)已经传播得那么广泛啦?
  熊熊:是很早很早以前,通过一个非常古怪的渠道看到的。
  飞雪:流芳手里不是也有么?
  熊熊:http://games.sina.com.cn/newgames/0211/111014249.shtml
  lilei:呃……在考虑是否要杀人灭口~~
  熊熊:这个很容易,只要把你的大名放进google图像搜索里,就能找到。
  飞雪:爆,果然,怎么一副马克思的样子啊。
  熊熊:总体上来说,流芳的评价还是很中肯的。笑
  (引用流芳的形容:李大人长的很辟邪的。总之是端庄威武,加之又站在门口,感觉就是那种常见的,毛发卷曲的瑞兽)
  lilei:那时果然是年少轻狂亚。(举起茶杯远目)
  熊熊:也就两年前的事情。
  lilei:其实我知道飞雪想说的是谁啦。
  飞雪:??
  lilei:其实不是麻原章晃么(现在我这个输入法里已经自带这个词了~)
  飞雪:笑,偶没有想到这个人啊。
  熊熊:http://games.sina.com.cn/newgames/0211/images/qihuandd1110_12.shtml。这张是正面像,比较清楚。
  飞雪:感动,这可是访谈开始以来第一位出现照片的啊。果然透露本名是危险的么,爆。
  熊熊:嘿嘿。
  lilei:因为习惯用本名了。
  熊熊:果然是敦厚纯良的李镭。


  飞雪:有什么业余爱好?跑团么?笑。
  lilei:嗯,不算,看喜欢看的书,玩玩能在半小时内结束的游戏,还有就是和朋友出来聊聊天。

  飞雪:喜欢什么运动么?
  lilei:~打游戏算不算运动亚。

  飞雪: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lilei:嗯~~喜欢所有并不是不喜欢的食物(低下头,偷偷瞧着记者~~)
  飞雪:绕口令么?
  熊熊:(to 飞雪,算了)
  lilei:就是说,一般的食物都很喜欢。
  熊熊:说起来,好像我知道啊。爆,我知道lilei喜欢南翔小笼包。
  飞雪:我说熊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熊熊:是啊,为什么我会知道呢?反省ing。
  lilei:因为以前聊过嘛。我吃东西就和读书一样,只要是好吃的呢,就都粉喜欢,比较没挑拣。
  飞雪:小笼包不是上海口味么?
  lilei:点头,以前去上海时吃过城隍庙里的南翔包,觉得好~好~吃~
  熊熊:对了,李镭,我发现我家附近就有去南翔的公交车,你什么时候来?跟卡莲一起来?
  lilei:笑,点头,是啊。不过现在还在死拼时光五。
  熊熊:加油!
  飞雪:卡莲????
  lilei:嗯,不是那位著名的叫卡莲的动漫作者哦。
  熊熊:是非车队的经理卡莲。
  lilei:点头。


  飞雪:有喜欢的明星么?
  lilei:刘若英(只限于演戏)看过争婚启事以后,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了。
  飞雪:粉红女郎看了么?
  lilei:看了啊,演得很强啊。
  飞雪:喜欢她的哪些方面啊,性格?
  lilei:演技,还有做事的风格。


  二、创作之路

  飞雪:下面第二部分的问题吧。除了翻译之外,自己还写东西么?
  lilei: 我写的东西很糟糕的(脸红)。
  飞雪:谦虚吧?
  lilei:真的真的。我的想像力比较差,总是编不出好的故事。所以看到好故事的时候,总会感动得有吃了大蒜的感觉。


  飞雪:最早开始翻译是什么时候?
  lilei:嗯,大学刚毕业后不久吧。那时候因为还不适应社会,所以过得满颓废的,开始翻译的最初想法只是想能够确认自己的价值而已。
  飞雪:第一部作品就是上面提到的光芒之池?
  lilei:那是第一部出版的作品,以前还翻译的就很多了。
  飞雪:哦?以前还翻译过哪些呢?
  lilei:当时翻译了许多零零散散的东东。
  飞雪:翻译的领域主要在奇幻?
  lilei:点头,主要都发在朱学桓的路西法地狱了。
  飞雪:也是因为发在这里,才与台湾的出版社联系上的么?
  lilei:点头,点头。

  lilei:至于为什么是翻译而不是写作,答案是翻译比较轻松,而且还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看好书。
  熊熊:那如果非要你翻译你不喜欢的书呢?
  lilei:嗯,一般还是只有好书出版社才会出的,所以不会翻译到太糟糕的故事。如果非要翻译不喜欢的书,就捏着鼻子做呗,不过质量肯定会有折扣。
  飞雪:目前翻译的还是那个时光之轮?
  lilei:点头,点头。
  飞雪:至少到目前翻译的都是喜欢的吧。已经译了多少本了?
  lilei:十来本吧,一下子记不太清了。
  飞雪:大陆出版的有几本呢?黑暗精灵的那两本?
  lilei:点头,还有很古老的一本光芒之池,是偶的处女作,有一本克莱恩魔法传,不过当时第三波用了台湾译者的版本,所以没有出书。(小小地诽一下)其实那家伙译得着实不怎么样。
  飞雪:笑。其他的都是台湾那边出版的了?
  lilei:点头,点头。
  飞雪:除了时光之轮系列还有其他的么?
  lilei:嗯,那就只剩下一本魔戒武器圣战了。
  飞雪:萨尔瓦多与乔丹,你更喜欢哪位的风格呢?
  lilei:乔丹,这家伙善于写线索错综复杂的剧情,看起来感觉很爽。
  飞雪:如果让你自由选择,现在最想译的是谁的书呢?
  lilei:把时光之轮做完。
  飞雪:没有其他想译的么?如地海,冰火什么的?
  lilei:嗯~很难取舍亚,都是很好的书。现在那边出了一本新书。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A Novel。据说是写的粉厉害的,倒不是想翻译,很想先知道一下那是个怎样的故事。
  飞雪:目前只是好奇阶段啊?
  lilei:点头,当时翻译了一点它在亚马逊上的介绍。

  飞雪:目前对自己译的哪一部作品最满意呢?
  lilei:自己最新的作品,嗯~现在我的翻译水平还在不断提高,所以总是新的翻译会让我更满意一些。

  飞雪:按照严老先生信达雅的标准,你觉得目前自己是在何种阶段呢?
  lilei:嗯,一直认为信和雅是矛盾的。文学翻译属于雅的范畴,科技翻译属于信的范畴。
  飞雪:偶觉得信应该是反映原作的含义啊,但雅就是表达方式的问题了。
  lilei:嗯,这点其实很难说清楚啊。或者说,应用文章的信比较好把握,文学的就比较难把握了。

  熊熊:总不成,大家都往这个风格靠吧。汗。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139&id=295&msg=异教徒告解室。
  飞雪:汗,这帮翻译的强。
  lilei:嗯,也正常,这是在英文给出一个概念以后,大家开始以自己的功力创作,在比较的环境里,可以出很强的东西。
  熊熊:是,这个已经是再创造了。我个人觉得,这样的翻译,其实是误人的。
  飞雪:总感觉现代文翻译成古文也是一种翻译啊。
  lilei:“没有人能够富有到说不需要拥有,没有人可以贫穷到说从来不曾拥有过。”其实最喜欢这一句,虽然和愿意已经完全不搭边了。翻译其实是在做两件事,再创造出自己喜欢的故事,这是为自己的;替原作者向读者们讲一个好故事,这是为别人的。


  飞雪:觉得翻译中遇到的最困难的问题是什么呢?
  lilei:那些在二十章之后才会曝光的讨厌的伏笔 。虽然作为读者的话,那些会是很精彩的扣,不过翻译起来确实吃力亚。
  飞雪:翻译到后面的时候得回去重新改前面的么?
  lilei:嗯,而且一些英文的双关,带入汉语就会有困难。
  熊熊:这个确实很难啊。
  飞雪:这倒是个大问题。总不能在下面加注解吧。
  lilei:点头,还是要尽量在正文里说明白,不过有很多英文的机巧终究还是没办法带入汉语。

  飞雪:觉得做翻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lilei:嗯,实现了最初的目的吧,让自己的人生价值有了个定位。
  飞雪:今后也还会一直做下去?
  lilei:点头,应该是这样的。
  飞雪:我们也期待不断有新作问世啊。笑。


  三、关于F1

  飞雪:下面开始第三部分问题吧。怎么被拉来做裁判的?
  lilei:被凤凰拉来的,因为不想写文,所以就做了裁判。
  熊熊:我想起来了,julien去拉凤凰当裁判,结果凤凰说,他也要参赛,而且组织了两支车队。凤凰大人非常热心地在我所知道的几个奇幻论坛水版都贴了参赛通知。
  小猫:这叫拉人连锁效应。
  lilei:所以今年才会这么热闹亚。


  飞雪:今年做一年裁判,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lilei:网上确实有很多真正以写文为快乐的朋友,这点让人很感动。
  飞雪:还有么?
  lilei:看到了许多好文啊,还有就是不沾商业化的东东,总是能感觉到其中的真挚与热情。


  飞雪:评判的标准比较倾向于哪些方面?情节?人物?气氛?文笔?特色?这个问题估计是大家关心的焦点哦。
  lilei:开始可能是比较倾向于情节,后来逐渐经验多了一些,在各个方面就逐渐都会顾及了。大方面是情节和文字。情节中包括故事的设局,情节的合理与完整,人物塑造。文字主要更考虑对整体的气氛烘托;通顺易读,易于理解;还有,如果有亮点的词句,也会加分的。嗯,这大概就是我评文的标准了。


  飞雪:有没有什么偏爱的风格?比如跟乔丹相似的一类。
  lilei:点头,其实确实有些偏爱情节复杂而又完美的文,比如最后一站的“珊瑚海”。

  飞雪:正好接上下一个问题,对哪些车手以及作品印象深刻?
  lilei:最受到震撼的是书评站R的独自和解,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喜欢和解和宽容的品质吧(尤其是别人对偶宽容的时候 )。喜欢一月份S那片烟囱的爱情,那种生活中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为自己一点小小的幸福而欣喜的感觉,非常非常喜欢。
  熊熊:穆迦的寂静之城。
  lilei:点头,穆伽的寂静之城,喜欢的是那颗在冰封的外表下面,仍然炽烈燃烧的心。和老爷爷的寂静之城相比,穆伽的像是用心写成的,老爷爷的像是用大脑写成的。
  熊熊:敢情都不是用手写的。爆。
  lilei:难道XR大神会用手去做这样的小事么?
  小猫:爆,比比通常用脑不用心?
  lilei:其实我还是一个比较东方化的人,所以还是喜欢穆伽的。
  熊熊:我这边有比比原来的版本,是东方背景的。爆
  lilei:嗯,不是说背景设定啦,是那种感觉。一个故事的思维和背景其实一般都没有太大关系。
  飞雪:其他还有么?
  lilei:土福招财。喜欢那种弱小却不懦弱,深爱却不张扬,即使自己毁灭,也要把最后一个微笑留给自己所爱的人。
  飞雪:这是哪站的?
  lilei:奇幻站的,宣德楼的千的作品吧,要不然就是潘的。
  熊熊:就是那只丑小鸭,变成了凤凰的故事。(无责任胡说:第二站我喜欢高碎的史莱姆老豆)
  飞雪:哦,这么说想起来了。
  lilei:点头,变成的是白鸟。
  飞雪:这一种也是用心写的啊,笑。
  lilei: 是亚是亚。
  飞雪:看来你比较喜欢用心写的作品啊。
  lilei:其实是比较喜欢煽情文吧。


  飞雪:认为裁判制度有没有需要改革的地方?有哪些?如何改革比较好?对F1的建议?
  lilei:嗯,必须承认,裁判是F1的软肋,裁判数量最好多一些,引入车队裁判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嗯~想不出什么太可行的改革意见,觉得现在就很好啦,等问题来了再解决吧 。
  熊熊:其实,引入车队裁判,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偶们车队人(非人)凑都凑不齐,怎么判啊。
  lilei:所以是自由进入制度嘛。
  熊熊:但是感觉我们车队很不负责。
  飞雪:偶觉得车队里简单多数应该可以代表吧,毕竟要凑齐总是比较难的。
  lilei:熊熊,人力有时尽的,不要总给自己绷很紧的弦,拍拍.
  小猫:对,也拍拍熊熊。
  lilei:对对,大家都趁机拍拍。
  飞雪:笑。各车队情况不一样,不可一概而论的。
  lilei:一般的车队都没办法参与评文啊,但只要有车队参与就好的。
  飞雪:对了,不是说明年未必还是以车队形式么,不是说经纪人什么的?
  小猫:偶觉得,大家能坚持跑完就很厉害了,其实引入奥运那种裁判制也可以的吗?
  lilei:嗯,其实今年的F1确实是大家们一同努力完成的一个小小的奇迹啊。
  小猫:每次给出两个题目,然后分两组。参与的车队抽一人给另一组的文打分,作为主分,然后交换,作为副分。
  熊熊:晕倒,小猫,先在一个月一篇已经累趴下了。还要一个月两篇,不是疯掉,就是爆缸。
  小猫:所以只能说说而已,还好这里没人同意,不然偶会被砍死吧。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