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1年终企划]裁判长青铮特别访谈
主页>F1征文2004>赛场外作者:飞雪

[F1年终企划]裁判长青铮特别访谈

  一、个人背景与资料

  主要网名及马甲?
  青铮、三宅、白山千鸟
  坚持认为这些只是不同场合心情下的外套,而非马甲。
  事实上,直到最近才知道,原来注册ID的时候某些号码可以随意填写,所以之前一直不明白“马甲”是怎么产生的。笑。(OK,我承认,在某些方面我的确白痴。)

  性别:
  女

  年龄:
  已经到了觉得需要隐瞒年龄的年龄了。

  星座:
  曾经一度是白羊座,因为“既然某人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连星星的位置都可以改变,那么我改变一下自己的星座,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于是擅自改变了生日和星座,同时发现的确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为了真理”。
  不过现在已经承认,我是金牛座。

  血型:
  AB型。

  仙乡何处?
  楚国。

  目前何处为家?
  北京

  毕业院校及专业。(便于组织校友会哦)
  这个,由于是研究生只念了两个星期就落跑的逃兵,所以还是不要说的好。笑。

  从事职业:
  房地产+媒体

  网上主要活动区域在哪里?(如主要在哪些网站和论坛活动?如果能提供个人网页更好。)
  学院

  简单形容一下自己的外在形象及性格特征。(能上传照片最好,三岁的也可以哦,爆)
  这个,总之不是美人。
  性格特征么,待人宽,待自己更宽。
  (三岁的照片倒是有,放在钱夹里,每每给别人看,并说:“我女儿,像我吧。”多数回答居然是:“不像,一定比较像她爸爸。”笑。)

  有什么业余爱好?
  吃喝玩乐、休养生息。

  平时的兴趣是什么?
  逛街血拼、喝茶发呆。

  最喜欢的食物(颜色、运动、......)是什么。
  讨厌主食,从三岁之后就拒绝摄入,此外唯一的忌口是“不好吃的东西”。
  喜欢的颜色:当季流行的颜色。
  运动:……从不运动、绝不运动。

  最喜欢的明星。(偶像是谁?)可以分虚拟世界及现实世界两类。
  格林•卡特大人!!!!!!!!!!!!!


  二、创作之路

  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
  从记事开始吧。最早的记忆是趴在厨房的小桌子上写日记,不写完不许出厨房。有时候写得很开心,有时候也掉眼泪。

  开始写作的契机是什么?
  老爸老妈都有一度破灭了的文学之梦。

  最擅长哪一类写作领域?(言情?武侠?科幻?动漫?小说?评论?同人?)请简单概括一下您作品的风格。
  没有特别擅长的。只有特别不擅长的,而且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曾经试图把自己的文字洗得干净朴素一些,但是意识到功力远远不够,所以目前还是很认命地在华丽繁复上作文章。

  第一部作品是哪一部?
  是指成书吗?那么目前也只有一部《风言风语》。

  有哪些代表作?
  如果自己来说,应该叫做“自选集”吧。
  笑,还没有能够称得上“代表作”的作品。

  对自己的哪部作品最满意?
  基本上只要是拿出来的,都还是满意的。

  最喜欢哪几位作家?
  雨果、罗曼罗兰、毛姆、安徒生。

  最喜欢哪些作品?
  太多了。

  哪位作家或作品对个人写作影响最大?
  曹雪芹,三岛由纪夫。

  作品发表情况如何?
  混乱。


  三、关于F1

  怎么被拉来做裁判的?
  自投罗网。

  裁判过程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首先是累。
  其次是惭愧。
  还有感动。
  总之一言难尽。


  评判的标准比较倾向于哪些方面?情节?人物?气氛?文笔?特色?

  首先是文字,个人对文字有些执念,所以如果遣词造句、行文落笔中有硬伤或明显的缺陷,那么就会将文章暂时搁置起来。
  此外则根据不同情况而论,难以给出量化的标准了。
  不过文章的评判,大体如此,每个评判者一定都会有偏差。正如我一再引用的丹纳的话“有多少不同气质、不同教育、不同思想情感共同参与,每个人在趣味方面的缺陷由别人的不同趣味加以补足,许多成见在相互冲突之下获得平衡……”
  因此,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裁判们的评判结果各不相同,甚至天壤之别,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印象最深的有哪些车手及哪些作品?
  太多了,一言难尽。
  今年的青谈只取前十六名,因为既然排定名次,也就代表了我心目中的喜好取舍了。


  认为裁判制度有没有需要改革的地方?有哪些?如何改革比较好?

  这个讨论制度的优劣与修改,一向不是我的长项。
  而且制度的改进往往是有限的,关键在于参与者的心态。
  我一向觉得,作为作者,文章完成了之后,作者的义务和责任就已经尽到了,无论之后文章得到怎样的回应,都不应当灰心,更有权保持沉默,并没有必须的责任和义务去解释和回答。
  在这个问题上,“清者自清”,以及“沉默的大多数懂得真相”的道理,是毋庸置疑的。
  而如果一个作者,把作品拿出来的时候,没有这样的认知和信心,那么就难免要承受许多不必要的痛苦和委屈,这种痛苦和委屈的感觉,对于一个写作的心灵来说,是有害的。
  所以,每当看到作者因为冷落和误解而愤懑不平的时候,我都觉得非常痛心,因为我知道这种愤懑不平是难以避免的——但又是应该避免的,甚至是必须避免的。
  如果不能在完成一部作品之后,迅速地摆脱它,以最平和镇静的心情面对它,那么作为一个作者,要背负的东西也太多了,怎么能走得更远?
  与此同时,而作为读者——尤其是评判者,更需要时时自省,需要加倍的宽容和珍惜。我的习惯一向是“报喜不报忧”,也被很多朋友批评过。但是我总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无妨多说一些,而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说“不”的时候却要小心,因为你所不喜欢的,也许是其他人珍惜看重的地方,只是各人感觉不同罢了。
  因为一向不能容忍自己珍惜喜爱的东西被他人草率轻蔑地对待,因此时时警告自己,不要草率轻蔑地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无论是谁,都没有资格伤他人的心。
  尤其大家都是作者,都喜爱文字,都坚持用文字来记录、表达、传递什么的时候,更应该对彼此好一些。
  老生常谈的说教了,但是只要有机会,我总是要唠叨上一大堆,笑。跑题了跑题了。


  对F1工作有何意见和建议?

  我觉得已经做得很好了啊。
  至少我知道,每一个参与者,都付出了他人难以想象的心血和努力,F1才能维持到现在。
  所以借这个机会,再向大家道一声“辛苦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