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耀塔2015新春][魔狩纪]猼訑
主页>原创馆>奇幻世界  所属连载:[耀塔2015新春]魔狩纪作者:Viper

【耀塔2015新春 · 魔狩纪】猼訑

作者:Viper

故事模版:干麂子

魔物:猼訑

<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佩之不畏。>

茶水泡开的时候,热气轻轻漫起来,王曜犀利的眉眼看起来朦胧了些,多了几分亲切。

“王师兄,那些妖怪里,胆子最大的是哪个啊?”

王曜正在和师弟们讲着往昔见闻,聊到各种胆大包天的妖怪魔物。很有些只手遮天的大佬,也有些三教九流的‘江湖’妖物,轰轰烈烈的不在少数。只是真的说到胆大——

他沉吟半晌,“我印象里,最胆大的妖物,也许是只兔子……”

那已经是十来年前,那时的王曜已是天师门里最出彩的弟子,他刚刚从十界血战里杀回来,满身戾气,寻常妖怪根本不敢近身。别说是他,就连跟着他的乌骓血马也煞气冲天,一路奔行,雪也似的四蹄踏出一路幽火,神鬼让行。

那时忽然接了门里的令信,去南疆处理点旧事,乌骓马日行百里,奔行到了云州城外。云州自古产金铁,城池里有股冲天锐气,王曜不由得勒住马,多看了两眼。

再一回头,发现路中间多了个童子。那童子算得上秀美,只可惜一双眼睛红得太过妖异。他冲着王曜一拱手,奶声奶气地说:“这位仙师……”

不过是个没成气候的兔子精,王曜哪里肯理他,一挥马鞭,把他抽到一旁,扬长而去。

“仙师……仙师……”

那兔子顾不得再喊,赶紧现了原形,紧跟住乌骓。这一跟,就闷头跑了整整一天。

等到晚间王曜下马休息,这兔子才灰头灰脸地从远处赶来,到跟前一个翻滚,变回童子模样。

“仙,仙师!童子有事相求,请您听我说两句话。”

王曜横了他一眼。

这兔妖十分有趣,疾行居然不是寻常踏云的遁法,反而走的是金土两道,所以乌骓蹄下幽火也伤不了他。王曜任他跟了一路,没直接打出去,也是因为稍稍高看了小妖一眼。

“所以,你要问的事居然是拜师?”

王曜哭笑不得,妖魔妖魔,天师道以降魔为己任,哪里容得到一只小妖来拜师。那童子扁着嘴,有几分哭意,“妖怪就不能到人间拜师么?我看那演义里说,有教无类,仙师们经常网开一面。”

童子,你看的是妖怪们写的演义吧。

“你这小妖好没道理,想学养尸,南疆五毒、竹山、麻衣都是行家,也不禁收妖族。偏偏来求除妖的天师道。”王曜无奈地摇头。

“那,那三家……”小童子委屈地说:“他们哪算得上养尸,只是驱尸。僵尸们都已经没了神智。”

天师道养尸又能好到哪里去,人都死了,哪有什么神智。后来的神智都是从其他魔物身上剥来,强行禁锢在尸体上。

除非,这小兔妖是要养活尸!

王曜变了脸色,亮出半截剑锋。一般来说,食草的妖怪很少沾染血气,别看王曜面冷,其实他在天师道里倒是属于温和派,不认可“所有的妖物都该死”。可是活尸最伤天和,如果小妖打的是这个恶毒主意,他不介意顺了门规降妖除魔。

童子吓得退了一步。

王曜的剑大有来头,本来就是斩妖的利器,在王曜手里更是发扬光大,不知砍下过多少妖魔的脑袋。这一拨出来,气息压得乌骓都退出老远,而这只小小的兔妖,却只退了一步。

“你要怎么让僵尸生出神智?”

脸色发白的童子盯着王曜,“他们本来就有神智啊。”

王曜呆了呆,“你居然要养僵尸?”

养僵尸和养尸只差了一个字,内容却天差地别。各门各派养尸驱尸,都是从死人的尸体开始。而“野生“的僵尸,真的只是一种怪物,他们也许有几分神智,但早已被某些执念消耗干净,根本无法控制,就连炼尸的邪派宗门,也不肯打他们的主意。

童子低下头,“没错,而且我想用五雷正法养天尸,只有天师道才有这种秘法。”

王曜简直想翻白眼。这妖怪也太过胆大,别说五雷正法天师道不肯教,你是只妖怪啊,学雷法,你以为你属龙的么?或者,是什么洪荒异种?他眯着眼扫了这童子一眼,咦了一声。

阴阳瞳里,小妖已化作雪兔原形,一双红眼玻璃似的毫无神气(注:玻璃这形容词时间不对,不想改了,大家迁就一下。:P),分明是瞎的。但面前的妖童,哪有半点盲人的样子。

然后,他注意到了兔子背上的眼睛。

是的,没错,这只兔子背上长了一对眼睛,眨动着四处观望。九尾四耳呢?尾巴真是看不出来。但这只雪兔头上真的立着四只耳朵。

“猼訑之后?”王曜摇了摇头,说好的长得像羊呢。

不过猼訑皮听说穿了胆大,没说猼訑自个也胆大啊。(王天师,您跑题了。)

“所以,你要学雷法,养天尸?”王曜忽然来了兴趣,想好好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故事里就牵涉到了南疆特有的怪物——干麂子。

【干麂子,非人也,乃僵尸类也。云南多五金矿,开矿之夫,有遇土压不得出,或数十年,或百年,为土金气所养,身体不坏,虽不死,其实死矣。

凡开矿人苦地下黑如长夜,多额上点一灯,穿地而入。遇干麂子,麂子喜甚,向人说冷求烟吃。与之烟,嘘吸立尽,长跪求人带出。挖矿者曰:“我到此为金银而来,无空出之理。汝知金苗之处乎?”干麂子导之,得矿,必大获。临出,则绐之曰:“我先出,以篮接汝出洞。”将竹篮系绳,拉干麂子于半空,剪断其绳,干麂子辄坠而死。

有管厂人性仁慈,怜之,竟拉上干麂子七八个。见风,衣服肌骨即化为水,其气腥臭,闻之者尽瘟死。是以此后拉干麂子者必断其绳,恐受其气而死;不拉,则又怕其缠扰无休。

又相传,人多干麂子少,众缚之使靠土壁,四面用泥封固作土墩,其上放灯台,则不复作祟;若人少干麂子多,则被其缠死不放矣。】

兔子么,也是个打洞的主,云城地震多发,这妖兔年幼时一家全数被坑杀,只剩下这只异种生命力强些,撑到被人救下来。好吧,不是被人,是被几只干麂子救了下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些干麂子里有一只,居然开了神智。他平时苦苦告求同伴,不要和人打交道,不要出去,也没有人听。直到捡到这只妖兔,这才多了个说话的对象。这一妖一鬼的两人相伴了一段时间,身边的其他干麂子总是碍不住要出去的欲望,一个两个丢了性命。这一只一直忍下来,偶尔听兔妖说说地面上的事,也只是长叹两声。

等到兔妖懂事了,问他,“你不记恨么?”

那僵尸反而安慰他,“你也知道,这种事恨不来的,是命数。没办法。”

“那你不想出去么?”

“怎么不想呢,地底下连个光也没有,但这也是求不来的啊。”

兔子心思活络,去人间学了不少东西,知道这类压死的僵尸是见不得天日的。他不知在哪儿听说,如果僵尸耐得住雷光,就再也不怕天日人气。一来二去,就查到天师道的五雷天尸上了。这才有了追王曜想入天师道这个事。

几个师兄弟哈哈一笑,“可不是,这兔子真是胆贼大啊,各家的妖王洞主,也没谁敢来天师道的山门作客啊。”

“后来呢?王师兄,后来这猼訑兔妖去了哪儿了?”

“后来我也不知道了啊,”王曜端起茶,微微一笑,岔开话题。

暗中有人噗的笑了一声,悄声传音说:“如果我没记错,这干麂子还有个名字叫韩麂子吧,我们修五雷天尸的师弟,好像也姓韩呢……”

<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