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
主页>原创馆>其他原创  所属连载:[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作者:青铮



“可怜的莎拉娜阿姨,她真的住在港口?和那些异端以及下等龙族住在一起?”夏洛拉懒洋洋地问,她半躺在用作主厅的洞穴中最小的一个水晶窟里,空间还绰绰有余。
“她实在是太瘦小了。”迪伦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的表妹——成年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想着,“但是真的是美丽,听说帝都的贵族中间开始流行这个调调,甚至有的小姐们为了保持娇小的身材开始拒绝遗体馈赠。天啊,这多愚蠢。但是我希望我的这位表妹也在追赶这种流行。”
但是她显然没有,“我倒是很好奇,既然莎拉娜阿姨拒绝了遗体馈赠,那么她应得的那部分遗体,将会由谁来继承呢?”
“我从来不知道你对遗体馈赠这么感兴趣,”迪伦笑着说,“我以为像你这样美妙的身材,需要做出某些牺牲呢。”
“迪伦!”娜塔莎夫人轻声呵斥他,“你这样说太没有礼貌了。”
“噢,没关系,娜塔莎舅妈。”夏洛拉微笑着,舒展了一下身体,蓝色的水晶照着她蓝色的皮肤和透明的鳞片,有一种梦幻一样的美丽,“当然我不是为了自己,我对自己现在的样子不能更满意了,我的追随者们也不会容忍任何改变。但我会把我的那一份转赠给奥里维。”
奥里维就坐在她旁边的石榻上——他的身份和地位还不足以坐进水晶窟。他用更温柔的微笑回应夏洛拉,同时轻轻握住她的前爪。虽然大家对这一对儿颇有微词,但此刻,在烛光、水晶和光明魔法交织而成的璀璨光芒中,谁都必须承认他们确实是漂亮的一对,漂亮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哼——”提伦先生忿忿不平地说,“如果莎拉娜是个懂事的女孩,她就应该把她的那份遗体直接转赠给我。我才是最亲近的亲属。但是你能对她抱什么希望呢,她从来就是个麻烦。”
“噢,提伦!亲爱的,你不要激动,记得医生的话吗?你要注意你的身体啊。”他的太太佩辛丝夫人紧张地说,他们一起坐在最大的一个水晶窟里,提伦占据了大部分空间,佩辛丝坐在角落里。
“如果我能够得到足够多的遗体馈赠,就还能奢望多活几年,但是显然没有谁在意这个!我已经受够了!受够了!”
娜塔莎夫人冷冷地横了他一眼,尽管已经嫁过来一百多年了,但她的神情和目光中,仍然带着摩莉尔家族特有的威严:“提伦,我以为你和我是一代人,还记得传统的家族美德。”她的声音轻柔,却有着让人屏息的力量,“每一代中有一个家族成员,继承绝大部分家族遗体,成长为最壮硕最强大的一个,并保护其他家族成员,以及家族的荣誉。”
“噢,得了,娜塔莎。”尽管在摩莉尔家族的“龙威”之下,提伦先生还是忍不住出言讽刺,“那是因为你的儿子继承了老艾伦一半的遗体,我们余下的只能分到一点残屑。”
“那是因为迪伦没有能够继承他父亲的遗体!”娜塔莎厉声说,“我的丈夫是在战争中死去的!而迪伦本来可以继承他全部的遗体。作为下一代中唯一的雄性,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他不能分到他——他伯父的一半遗体!”
“你不要冲他嚷嚷!”佩辛丝夫人出人意料地发作了,“你不知道我们过得有多么艰难!战后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但提伦的身体真的不好,他真的很需要……”
“佩辛丝!”提伦先生喝止了她。佩辛丝夫人瑟缩了一下,声音低了下来:“我……我只是……”
“噢,抱歉抱歉。”娜塔莎夫人也迅速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艾伦去世了,大家心里都不好过,我们都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她的声音哽咽了,“我,我很抱歉,在这个艰难的时候。”
“是啊,”提伦先生若有所思地重复道,“在这个艰难的时候。我想,对你来说,应该是格外艰难。我亲爱的嫂子——娜塔莎夫人。”
不止一个人注意到了他声音里的恶意。
一声巨响打破了平静,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只见老蒂娜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前,她手中的水晶缸摔碎在地上,水果滚了一地。
“我,天啊,我太笨了。”她慌乱地蹲下来,“我的天啊!我的天啊!我只是想给大家上一点零食。我没有想到。”她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娜塔莎夫人赶紧从水晶窟里起身,给她帮忙,同时低声安抚着这不安的老管家。
“哦,真可惜。我还想要这个水晶缸呢,连同和它配套的那个大理石台子。这种老东西可不好找了呢,我都能想象把它们放在我的沙龙里的效果了。”夏洛拉嘟起嘴,“奥里维,你觉得我们可以再找人做一个仿制品吗?”
“我觉得,它们都属于娜塔莎舅妈——艾伦舅舅把洞窟送给了她。”奥里维很少开口说话,但他的声音很好听,慵懒、低沉,带着特殊的磁性,“当然我也相信,娜塔莎舅妈会是一个慷慨的女主人,就和艾伦舅舅一样。”
“拜托,孩子们。我们不要在现在讨论这样伤感的话题好吗。”娜塔莎夫人心烦意乱地说:“等到一年后,遗体馈赠仪式正式举行之后,我允许你们各自挑选一件东西作为艾伦的纪念品。”
一声轻微但却明显的冷笑传来,像是一道冰冻魔法掠过,一直沉默不语的卡米拉开口了,她的声音低沉而冷酷:“你们知道吗?我一直在想,莎拉娜阿姨的话也许没错。看看你们,如果说你们中的任何一位谋杀了艾伦伯父,我一点也不会奇怪。”她的话太过骇人听闻,以至于大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难怪她一夜都不肯多住,如果她知道她是和一位凶手在同一屋檐下的话。”
“一位凶手!”娜塔莎夫人倒吸一口凉气,“卡米拉!你也疯了吗?你怎么能够这样说自己家族的成员!”
“注意你的措辞!女孩!我还是你的长辈,如果确有必要,我是有权力惩罚你的!”提伦先生也高声呵斥。
卡米拉漫不经心地亮了亮她那双钢化的爪子,她坐在一个黑水晶窟里,沉沉的黑色的光在她墨绿色的肌肤和鳞片上滑动,也给她古铜色的战甲镀上了一层光膜,甚至有隐约的猩红色的光芒在其中潜行,这一下至少是暂时地震慑了众人。
她无视娜塔莎夫人和提伦先生的指责,继续慢悠悠地说:“不是吗?我亲爱的家族成员们,你们谁敢说自己没有谋杀艾伦舅舅的动机?即使你们宣称自己没有动机,我也深深地怀疑你们的说辞是不是经得起推敲。莎拉娜阿姨,可怜的老白痴,一身可笑的油彩装饰,捆着翅膀。我不熟悉她,甚至不认识她。但是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的母亲还活着的时候,曾和我说起过她。她说,莎拉娜,大家都以为她是个智障,但不是的,她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小孩子总是能够看到真相,只是他们不懂得掩饰。”说着,她忽然瞟了老蒂娜一眼,“你说呢?老蒂娜。你最了解她了。”
突然被她问到的老蒂娜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局促地说:“我……我……我不知道……呃,是的,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莎拉娜小姐了,她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噢,当年的她多漂亮啊……但是,有些东西还没有变。您知道的,从小她就让我们尴尬,我还记得那个厨娘崔茜和车夫和门房的事儿,就是她先嚷嚷出来的,结果让夫人和老爷尴尬的不得了,我是说,呃,老夫人和老老爷。事实上,她让我们都尴尬得不得了……她就是那个样子,你们也看到了的,偏着头,斜着眼睛看着你,说出尴尬的真……哦,不,我是说……”老蒂娜变得语无伦次地。
“尴尬的真相,是吗?”卡米拉冷冷地接过她的话头。老蒂娜的脸变得通红,紧张,而又困惑,仿佛被迫想起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但自己实在又不愿意去面对。
卡米拉放过这可怜的老管家,转向大厅里的其他人,她的眼睛是漆黑的,眼眶周围嵌着用作保护的青铜片,使得她的眼神显得更加冷酷莫测:“我和老艾伦的关系很有点紧张,大家都知道。但是在我小的时候,他把我当作亲生女儿抚养长大。他是个过时的老古董,坚持雌性就应该呆在洞府里,把自己喂得足够庞大,这样死后可以让丈夫或者儿子获得更多的遗体馈赠。我说我要做一只战龙的时候,他气得发疯,用尽你们所能想象到的最恶毒的话诅咒我——而且我一点也不怀疑,他到死都没有原谅我,真心说,我会出现在他的遗体馈赠名单上,真的让我很吃惊——”
“那么,你不也和我们一样吗?”打断她的是迪伦,他咧着嘴,满不在乎地笑着,放肆地打量着卡米拉棱角分明的脸和矫健的身材,“我的好表姐,你不是也有足够的理由谋杀老艾伦吗?你说了,他诅咒你,他到死都没有原谅你。所以,你要是对他心怀怨恨的话,我们也不会觉得奇怪的哟。”
“你错了,迪伦。”卡米拉眯起眼睛,看着他英俊的脸,还有那张脸上故意做出来的轻浮随意的表情,“我不恨老艾伦,我很敬爱他。尽管我鄙视他的观点,但我真心敬爱他,他的正直,他的善良,他的坚强。他教会了我许多东西。所以——”她拖长了声音,眼光从迪伦身上转开,把大厅里的每一位一一看到,“如果我知道他真的是被谋杀的,如果我知道是谁杀了他,我发誓,我一定、会、杀回去。”
令人不安的沉默和寒意,在大厅里蔓延开,卡米拉似笑非笑地咧开嘴,亮出她的牙齿——她的牙齿也经过钢化处理,闪着森森的冷光:“而且,我同你们保证,我一定、会、知道的。”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