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
主页>原创馆>其他原创  所属连载:[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作者:青铮



虽然只是短时间的居住,但每位家庭成员还是把他们的洞穴布置出自己的风格来。这也是一种居住礼仪,主人提供洞穴,但没有义务进行个性化的装饰,而客人以精心的布置,向主人表达善意。
卡米拉的洞穴布置简单冷峻,她挪走了石榻上的苔藓,因为这种舒适不符合战龙的身份,此外唯一能够凸显她个人风格的,就是挂了一整面墙的武器和刑具,以及那个供巨灵龙骑士日常栖息的魔力漩涡了。
那是一团幽暗的变幻莫测的光影,在精心打磨镶嵌的洞穴顶上盘旋,此刻漩涡里一束银色的光正在变得越来越强烈,直至冲破漩涡的桎梏,投射出一道银色的光柱,光柱中,一个人影渐渐成型——卡米拉召唤了她的巨灵龙骑士。
她的龙骑士是一个影之巨灵,暗银色,修长、清瘦,与普通的生物相比,他显得高大威严,但在巨灵中只能算中等身材,而在龙的面前,他就像是一只小耗子了。
他跳上了卡米拉的一只前爪:“大小姐总算想起召唤我了。”
“住嘴!卢修斯!”卡米拉微笑着说,这是她在别处从未露出过的微笑,温暖、放松,甚至带着点俏皮,只有在和卢修斯相处的时候,她才会表现出年轻姑娘的一面。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亲爱的,我没有恶意,我热爱你的同族,但我实在是不喜欢呆在龙的世界里,显得我特别矮。”
卡米拉大笑起来:“我恐怕你还得再忍受一阵子。”
“难道我要等到你享用完属于你的那份遗体馈赠?”
“哦,不不不,这次老艾伦的遗体要依足老规矩,至少保存一年以上,方便接受者时不时去瞻仰一番,表达怀念与感激之情。——行啦,卢修斯,别皱眉头,我知道你转着什么念头。没错,这只是形式而已,几乎没有谁真的会去遗体前瞻仰和怀念,这也太怪异了。但是,有点什么事儿不对劲,我必须要弄清楚。”
“如果你说有事情不对劲,那我敢肯定什么人摊上大事儿了。”卢修斯摸摸下巴,若有所思,“是和老艾伦有关吗?关于他的死?”
“你真是个机灵的小东西,我就知道能指望上你。”卡米拉用另一只前爪的一个指尖,赞赏的敲了一敲卢修斯的头,敲得他直咧嘴:“美人儿,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样敲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卡米拉深沉洪亮的笑声在洞穴里回荡,笑过之后,她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我需要你,卢修斯,你要帮助我。可以请你审视一下我的记忆吗?”
审视了一番她的记忆,卢修斯沉思了片刻,然后说:“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进到魔力漩涡里再讨论。”
“你是担心……”卡米拉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卢修斯打断了:“嘘——我什么也不担心,但如果一件事情让你觉得可疑,那么对更多的事情抱怀疑态度,总是没有错的。”
于是,他们进入了魔力漩涡,这是另一个位面,卡米拉的形象随之发生了变化,她不再是龙的模样,而是变化为人形生物。
卢修斯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我总是忘记了你的人形有多么美,大小姐。”
与一道暗银色的剪影般的卢修斯不同,卡米拉的人形是类似密林精灵的样子,绿色的皮肤仿佛上好的丝缎,黑色的头发和眼睛,瘦削而美丽的脸,但是那张脸上的神情还是卡米拉,冷静而聪明。
“我很遗憾,卡蜜,”在魔力漩涡里,卢修斯和她体型的差距消失了,他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如果老艾伦真的是被谋杀的,对你一定是很严重的打击。”
卡米拉容忍了大约十下心跳的时间才甩开他:“我不知道哪一个更严重,他是被谋杀的,还是凶手是家族成员。”
“你怎么能确定凶手是家族成员呢?难道在你们龙族的世界里就没有入室打劫、种族仇恨和阶级矛盾?”
“我看过他的遗体,我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我懂了,如果你都看不出异常的话,那就意味着不是外伤,没有凶器。那是什么?诅咒?魔法?毒药?”
“我不觉得是诅咒和魔法,以老艾伦的年纪和体型,他的抗魔能力一定非常强大,要是能够致他于死地的魔法或者诅咒,出手的至少得是邪恶深渊里的恶魔领主,或者塔城界的大魔法师。即使如此,尸体上也不会没有任何异常。而且,如果是恶魔领主或大魔法师,你觉得这里现在还会这么平静吗?”
“嘿,你知道吗?”
“什么?你想到了什么?”
“你认真起来的时候,眉心有一道特别可爱的小皱纹。”
“卢修斯!”卡米拉恼怒地喊道。
“是啦,是啦,我的大小姐。”他举手投降,“那么,你觉得是毒药吗?”
“也许我该去问问他的医生,看他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虽然他的说法是老艾伦的心脏出了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越来越严重,早晚的事儿。”
“要是他和凶手串通了呢?”
“老艾弗?虽然他是一只狒狒——”说到这里他们一起笑了起来,都想起巨灵国度里一个常用的表达方式——“等到狒狒不撒谎的时候”,意思相当于“永远不可能”。卡米拉笑着摇头道:“如果老艾弗都不可信,那我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了。他一直是我们的家庭医生,很多年了,在这一带也很有声望。虽然我觉得他有点落伍了,而且老糊涂了。——不,我觉得他不会和凶手串通。但如果他知道莎拉娜阿姨的话,也许他会回想起一些什么。”
“如果是毒药的话,就不应该是家庭成员啊。呃——你们的那个‘遗体馈赠仪式’,毒药最终会随着他的遗体进入你们的体内。除非有谁打算把你们都干掉。”
“这就是有趣的部分,”卡米拉打了一个响指,“正式的遗体馈赠仪式要在一年以后,肯定有毒药能够在一年的时间里在尸体中转化或者分解掉。你知道吗?我的表妹夏洛拉,别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她可曾经是魔药学的高材生啊。”
“于是我们有了第一个怀疑对象。”卢修斯似乎对此甚为满意,“我喜欢用毒药的美丽女凶手。但一个显然不够,我们接着来,那么是谁提议按照老规矩,把遗体放一年再吃掉呢?我记得现在龙族已经不太时兴这种做法了。“
“请你不要随便用‘吃掉’这个词好吗,我们的习俗自有它的价值和意义。”卡米拉皱起眉头,“但是你提醒了我,我竟然想不起来是怎么决定要把遗体馈赠仪式放到一年后的,葬礼和相关的事儿总是乱糟糟的,如果真有谁别有用心的提议,那我必须要说干得漂亮,完全没有引起任何注意。——不过,显然,应该是上一辈中的某个家庭成员。如果是年轻的谁这么提议,那一定显得很怪异。”
“嚯!你一下子给了我——我数数看——四个怀疑对象。娜塔莎夫人、提伦先生、佩辛丝夫人、莎拉娜阿姨——是的,我们必须考虑她,据说侦探法则的第一条就是最先怀疑发现尸体者,何况她还是唯一发现谋杀的,也是唯一拒绝遗体馈赠的。对了,你觉得还需要加上老蒂娜吗?”
“老蒂娜?一只龙蜥谋杀一条龙?我指望的是你帮我抓出凶手,不是随便大开脑洞。”
“但是,你不觉得老蒂娜有点奇怪吗?她一定知道些什么,或者说藏着些什么。去和她谈谈,哄哄她再吓吓她。虽然我感觉她是那种有胆子在龙跟前撒谎的龙蜥。”
卡米拉忍俊不禁:“没错,那就是老蒂娜。——嘿,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一直觉得,老蒂娜其实是偷偷爱着艾伦舅舅的。这很傻,但也很浪漫。”她的笑容里带上了几分温暖和怀念。
卢修斯叹了一口气:“我真不知道你这是把她的嫌疑洗清了呢?还是给出了她动手的理由。”
“听着,卢修斯。”温暖和怀念的笑容一晃就过去了,卡米拉握住卢修斯的手:“我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我永远不会安心。所以,你一定要帮我。很快大家就会各自离开,你能帮我盯着他们吗?他们都没有见过你,更不知道你是影之巨灵——事实上他们对巨灵都知之甚少。让你的幻影们像影子一样贴在他们身边,听他们说什么,看他们做什么。我就不信凶手能够不露出一点破绽。”
“卡米拉,亲爱的,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一种可能,也许莎拉娜阿姨只是想出一下风头,也许这些都只是她的幻觉和猜测。你说她像一个小孩子,要知道,小孩子有时候是分不清想象和真实的。我看过了你关于这件事的所有记忆,但我仍然是一个旁观者。我的感觉是,你的莎拉娜阿姨在说那句话的时候,似乎多多少少带着点恶意——那种小孩子故意说出一句惊人的话,好看看大人的反应的恶意。”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沉默片刻,卡米拉轻轻地说,“我完全有把握杀掉他们任何一个,但我希望我谁都不用杀。”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