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
主页>原创馆>其他原创  所属连载:[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作者:青铮



晚餐非常美味,克里斯汀小姐的确很会做饭。她烤的鬼鳗甚至胜过帝都最好的馆子,卡米拉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赞赏,把一大盆吃得干干净净,也让一直愁眉不展的克里斯汀小姐终于露出了笑容。
“你陪伴莎拉娜阿姨多久了?克里斯汀小姐。”
“哦,卡米拉小姐,您叫我克里斯汀就好了。米罗先生去世没有多久,我就来了。那时战争刚结束,您知道,日子很艰难,多亏了莎拉娜小姐的好心,她是一位真正的贵夫人,真正的贵族小姐,我必须说。”
卡米拉捧着一杯热腾腾的餐后血酒,习惯性地把尾巴甩在饭台上,她估计在克里斯汀眼里,自己可不算什么“贵族小姐”。
“她一定很喜欢你做的饭。”
克里斯汀小姐的眼睛亮了:“哦,是的,是的。我喜欢做饭,喜欢喂饱大家。您知道的,我……呃,是的,我是莎拉娜小姐的陪伴,但我真的不介意做饭,虽然一位贵妇人的陪伴是不应该做粗活的,可是我觉得,做饭不应该算粗活。”说着,她的脸悄悄地红了。
卡米拉倒是很想知道,在她眼里什么才是“粗活”,但顾及到克里斯汀小姐的自尊,她没有问。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情况?我是说,在莎拉娜阿姨——去世之前?”
“没、没有,”克里斯汀小姐慌乱地说,“当然,她参加了葬礼,心情肯定不好,回家来她就病倒了,一直躺在床上,吃不好,也睡不好。她一直怀疑自己在葬礼上吃坏了什么东西,甚至还怀疑自己中毒了……哦,您知道的,我做饭一向非常非常小心,从来不会有任何不干净或者不新鲜的食物混杂进来。”她急得头甲都红了。
卡米拉不得不赶紧安慰她:“当然,当然,我绝对相信你。”
克里斯汀小姐悄悄地松了口气:“莎拉娜小姐也是这么说的,她说,当然我不是说你。她显得很担忧,所以我帮她调了一些罂粟花奶。噢,我真不该那样做,如果她是清醒的,在那个时候是不是就能逃出去呢?您知道,我一直这么想,控制不住的这么想……”她又开始发抖,眼泪也涌了出来。
卡米拉不得不又花了一番力气安慰她,直到她情绪稳定。
“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呢?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中毒了?或者其他什么她觉得不正常的事儿?”
“没有,让我想想,没有……她病了,需要休息,我不会打扰她的。而且我们不应该过多的讨论葬礼,不是吗?如果是参加婚礼的话,那又不一样了,但是葬礼,我完全能理解她什么也不想说。”
“葬礼之前呢,艾伦舅舅来的时候,有什么异常吗?”
“哦,您说艾伦先生啊。”克里斯汀小姐满怀敬意的说:“他可真是位绅士,那么和蔼,那么彬彬有礼,那么英俊,”她小小地叹了口气,“我知道莎拉娜小姐出身高贵,但没有想到是如此高贵、古老而纯血的家族。”
“艾伦舅舅和她说了些什么吗?”
“小姐!”克里斯汀小姐涨红了脸,“尊重主人的隐私是作为陪伴的最重要的素质。”
“对不起,我没有任何冒犯之意,我是说,您看,这栋房子都是用的人工材料建成的,所以隔音效果不太好,对不对,而且您需要给他们送饮料和食物啊,是吧?”
没想到对老蒂娜十分有效的这一招,对克里斯汀小姐完全无用:“这栋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而且他们是在三楼莎拉娜小姐的工作室里谈话,我一直在一楼准备晚餐。而且只要有客人来,送食物和饮料的时候,我都会在楼梯口摇一下铃,提醒他们我要上楼了。”
卡米拉打量着她,整洁的外表,端正的坐姿,又严肃又虔诚的神情,温柔而忍耐的眼睛,治安官说的没错,她还生活在战前的世界里。
“那么她的情绪呢?艾伦舅舅来访之后。”
“她当然很激动了,您知道的,她很多年没有和娘家有来往了。艾伦先生临走的时候,她一直在擦眼泪,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我总是说,家族就是家族,如果我的家庭成员们都还在的话……”她擦了擦眼角,忽然间好像鼓起了勇气,嗫嗫地问:“卡米拉小姐,您也还是单身吧,您需要陪伴吗?”
“什么?”
“哦,我是说,您看,我会做饭,您喜欢吃我做的饭,不是吗?我受过教育,能写、能算,如果需要的话,我是说真的需要的话,我也不介意做粗活。”克里斯汀小姐脸上露出又急切,又羞愧的表情,还带着点酸楚,她似乎不敢太看卡米拉,但又抱持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隐约的希望,眼神闪烁地瞟过来,“当然,我知道,我年纪很大了,唉,像我这样的混血龙族,寿命比纯血龙族要短很多,您知道的,我们没有资格接受遗体馈赠。所以我一直以为,我会死在莎拉娜小姐前面,她这么好心,一定会把我的后事安排好的……”她的脸上露出的凄苦的神情,让卡米拉都觉得有点难过。
“对不起,对不起,我对您提了过分的要求,请您不要在意。”看到卡米拉为难的表情,她赶紧说,“等到这些都结束之后,我是说,莎拉娜小姐的葬礼,还有遗嘱公布之后,您能不能好心帮我写一封推荐信呢?”
“这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克里斯汀小姐小心翼翼地说,“能不能请您在信里不要提及和莎拉娜小姐相关的事情呢?”她因为羞愧而低下头,“我知道这样做很不对,但是您知道的,那些主人,他们也许会觉得……您懂得的,所有的生物都会有疑心。战后的日子又这么艰难,找工作的这么多,而且我又这么老了……”她的神情那么苦涩,那么凄楚,卡米拉这才真正意识到,莎拉娜小姐的死,对她是何等沉重的打击。
“哦,我懂的,请放心好了,我会把你安排好的,你放心。”卡米拉觉得自己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克里斯汀小姐显然把这承诺当作最后的希望,她满脸的感激与信赖:“您真是太好心了,谢谢您!谢谢您。”
这时,一个念头慢慢在卡米拉的脑子里浮现出来,她想要把它压下去,但是这个念头就像一个小恶魔一样,怎么也不受控制,她慢慢地,犹豫的说:“我有一个想法,您应该跟我回到洞府,艾伦舅舅去世了,老蒂娜一直抱怨缺少人手——哦,老蒂娜是我们的老管家。娜塔莎舅妈也是一个人,她也许需要陪伴。或者是提伦舅舅,他身体不好,佩辛丝舅妈也说过,想要找到可靠的陪护不容易。”
克里斯汀小姐颤抖了一下,她慢慢地,怯生生地抬起头,有些慌乱地说:“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她好像有点不敢相信卡米拉的话,“我是说,您的家庭成员,他们都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儿,不是吗?他们会不会觉得……”她喃喃地说,“会不会觉得我不可靠,或者不太吉利?”
说真话,卡米拉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她转的是完全不同的念头,这念头让她有点不安,但又不能抗拒它的诱惑:“不会的!我向你保证,不会的。而且,即使真的有什么特殊原因,他们都不能收留你,我也会把你安排好的,你放心!”她仿佛为了说服自己似的,极力劝说克里斯汀小姐。
已经走投无路的克里斯汀小姐,其实并不需要这样努力的劝说,最初的慌乱和胆怯过去之后,她满脸惊喜——惊喜程度甚至让卡米拉觉得有点罪恶感,“哦,您太好心了!太好心了!我会好好表现的,我很会照顾和陪伴,我也和大多数龙族都很合得来。您放心!圣龙保佑您,我好心的小姐,您太好心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更加怯生生地问:“我……我能不能带几幅莎拉娜小姐的画?您知道,作为纪念。她曾经说过,如果万一她走在我前面,就把她的画送给我。——她对我一直很好很好,而她又一直很……嗯,很努力地在创作。”
卡米拉简直觉得自己眼前是一个在老式感伤小说里才有的角色,克里斯汀小姐的温柔、善意和念旧,让她的罪恶感更重了。仿佛为了补偿什么似的,她赶紧说:“当然,哦,其实你不用那么着急,我会继续把这里租一阵子的,可以等到你安顿好了,再来慢慢收拾莎拉娜阿姨的遗物。只要是你用的上的东西,你都可以带走。”
她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张脸上,看到过如此感激和喜悦的神情,又带着深深的惶恐,“可是,会不会太破费了,”克里斯汀小姐局促地搅着前爪,“这里的租金并不便宜,您真的不需要为我如此费心。我的东西不多,我这个年纪,不像你们年轻的小姐,不需要太多东西了。我很快就能收拾好的,真的。”
“不,不,不,一点也不破费,”卡米拉向她保证,用尽可能的温和的口气,“而且,也许我也会想要一点东西,作为对莎拉娜阿姨的纪念。”
“真的吗?”克里斯汀小姐惊愕地说,“真的吗?……嗯,我是说……嗯,您想要什么呢?天啊,我太笨了,我应该想到的……当然,您先挑,这屋里所有的东西……对不起,我只是说,您千万别误会,我太笨了,我只是,因为莎拉娜小姐曾经说过,她相信我会好好保存她的作品……”她的脸再一次涨得通红,羞愧得语无伦次。
“当然,当然,”卡米拉赶紧用最温和的语气安慰她,一边悄悄地擦汗,“在她的遗嘱的范围之内,我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您最有资格保存她的……呃……作品。”
“这些老小姐啊,”她在心里哀叹,“我真不知道那些雄性脑子里进了什么水,居然觉得她们才算是真正的雌性。”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