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
主页>原创馆>其他原创  所属连载:[耀塔推理站]丧钟尽时作者:青铮



最先发现尸体的是艾薇,厨房里一只帮佣的小龙蜥,她睡眼惺忪地走进厨房,摸索着准备点着火烛,差点被老蒂娜的尸体绊倒。
“杀死一只龙蜥是多么的容易。”卡米拉轻轻抚摸着老蒂娜的背甲,忍不住这样想,“一把稍微锋利一点的剔骨刀就可以做到。”凶器就在尸体旁的料理台上,只有很少的一点血迹,这是唯一让卡米拉觉得安慰的地方,至少他(她)下手够准够狠,老蒂娜没有承受太多的痛苦。
“可是,这不是厨房里的刀。”小帮佣虽然惊恐万分,但居然还没有失去辨识能力,“我们厨房——哦,不,我是说洞府的厨房用的刀具,都是高级定制的,而这把刀很普通,到处都可以买到,就和我父母家用的一样。”
“你说呢?”迪伦轻轻弹着刀身,“我看不出什么区别来。——但至少这把大家的嫌疑都洗清了,对吧。咱们的家庭成员,就算想去买把刀来行凶,也肯定会买把高级货。”
夏洛拉站在厨房门口,半是好奇,半是厌恶:“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买刀。”
“该死,如果不是你们这样的家庭,只要来一个刑者或者魔法学徒,把所有的人挨个拷打一番,早就真相大白了。”奥里维站在夏洛拉身边,恶意满满地说。似乎昨晚在餐桌上一时失态之后,他就放弃了一直维持着的沉默温和的形象,毫不在乎地表现出了颇为恶劣的一面。
“如果是圣龙或者摄政时代,‘我们这样的家庭’,要扔一个家庭成员出去当替罪羊,你猜我们会选谁呢?”迪伦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夏洛拉哈哈大笑,“你别吓唬他呀,迪伦表兄。”说着伸出前臂抱住奥里维,仰起脸,用一种又凶又媚的表情说:“你看到啦,奥里维宝贝,我可不是孤零零的哟。所以呢,如果哪天你想要杀我,拜托一定要做得干净漂亮点儿哦,不然我保证有你好受的。”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奥里维脸色僵硬地揽过夏洛拉:“走吧,这不是咱们应该多停留的地方。”
“因为这根本不是笑话!”迪伦冲着他喊道,又喃喃地骂了一句,“混蛋。”
卡米拉冲他微微一笑:“你很维护家庭成员,这真让我意外。”
“你以为呢,你看看我的父亲和母亲,把家族看得有多么重。我觉得我没得选,深藏在基因里的家族观念,时不时会把我自己都吓一跳。”迪伦耸耸肩,“但是,你也看到了,奥里维就是个混蛋,我觉得早晚我们要收拾他的。”
“你也太小看夏洛拉了,”卡米拉冲他摇摇爪子,“我怀疑把咱们仨关进小黑洞,最后活着出来的一定是夏洛拉。但我还是觉得很感动,迪伦表兄。”
迪伦有点尴尬地搔搔头:“我得说,还是比较习惯被你冷淡或凶残的对待。”
卡米拉笑笑:“你知道吗?刚才你的样子,让我想起艾伦舅舅。”
她看着他的脸,敏锐地捕捉到了那张脸上那一瞬间闪过的惊愕、紧张,和尴尬,甚至有一点恼怒——真的只是一闪而过,转眼之间,他就恢复了满不在乎的笑嘻嘻的模样,他搓了搓自己的脸:“是啊,有的时候,对着镜子,我自己也觉得血缘真是很神奇的东西。大家都说我长得像老艾伦,因为我的父亲和他就很像。但是老艾伦也会有这么年轻的时候吗?也曾有过这样一张不靠谱的脸?”
他说这话的时候,尽管在笑,但卡米拉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深藏的痛苦和自责,她忍不住轻轻别过脸去,看见料理台对面的墙上挂着一排大大小小的黄铜平底锅——老蒂娜一向有点洁癖,连锅底都擦得锃亮,就像是一排镜子。忽然之间,她觉得好像有谁在自己脑子里轻轻敲了一下,她想到了什么,并不清晰,但足够确定,有什么在那里轻微地闪动着,只等着她抓住线索。
她的心跳加快了,一些场景、只言片语、眼神、表情、颜色、味道、小动作、流动的情绪、不为人注意的细节……细小、散乱、模糊不清,但已经足够她追寻下去,她已经知道了正确的——至少她希望是正确的方向。
“我必须非常小心。”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非常非常小心,不能再出错了,该死,我真的是个笨蛋啊。”
卡米拉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心翼翼地锁上门——这是很失礼的行为,尤其是在白天。她召唤出了卢修斯,她的龙骑士——影之巨灵。
“我不能做什么。”卢修斯打着呵欠说,“你的娜塔莎舅妈太谨慎了,她在洞府里下足了禁制,在这里,我一个幻影都放不出来了。”
“你一个幻影也不用放。听着,卢修斯,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儿,不!不用幻影,你亲自去,越快越好。去港口,莎拉娜阿姨的那栋楼,找到老熊,还有阿蒙先生——你在我的记忆中见过他们,你知道去哪儿找。让他们帮我做一件事儿,然后尽快回来,把结果告诉我。”
送走卢修斯,卡米拉去了提伦先生的房间。
她发现克里斯汀小姐和佩辛丝夫人一起,正在给提伦先生敷药和做按摩。
“战争期间我家的客栈曾经被用作临时诊所——哦,我来自南方,靠近前线。我父亲本来就有诊疗师的资格,我从小也学过如何进行护理。”克里斯汀小姐热心地和佩辛丝夫人聊天——她这段故事卡米拉已经听过不止一次了,“我家的客栈就是一个疗养客栈,战前在南方很流行的那种水晶疗养客栈。我们南方可不比你们这里,没有水晶矿这么密集的疗养地。只要有一个小小的水晶窟,再配合适当的魔法阵,就能够做一个很不错的小疗养院。生意还真不错,我们有自己的水晶窟——还是红水晶!从我曾祖父那儿传下来的。我家的客栈挺有名的,水晶质量好,而且房间也干净舒服,还有我们做的小点心——你们能相信吗?有些客人大老远来一趟,都不是为了疗养,只是为了在我们这里喝一壶茶,吃两盘小点心……唉,一个‘末日审判’扔过来,什么都没有了,一切,水晶窟、房子、家人……我正好在外面采购,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有时候我真希望我那天也在家里。”她伤心地说,“我知道,那个水晶窟还在那里,就埋在废墟下面,可是有什么用?那是一个‘末日审判’啊,好夫人,您没有见识过末日审判吧,圣龙保佑您这辈子都不要见识到,太可怕了。过去了这么多年,有时候我还会从噩梦中惊醒,还能看见那片废墟……”
“好了,小姑娘,不要再用你悲惨的故事和颤抖的嗓音折磨我这把老骨头了。”提伦先生抱怨道:“你是一个好姑娘,就是太煽情了,我真心受不了这个。”
佩辛丝夫人给了克里斯汀小姐一个歉意的眼神:“亲爱的,你千万不要在意,提伦身体不好,影响到了他的情绪。”
“我身体不好,并不代表我的格调和品味受到了影响。”提伦先生气呼呼地说。
克里斯汀小姐温柔地回答:“噢,夫人,您太客气了,我知道的,我有丰富的护理病人的经验,从手法到心理。您尽可以相信我。”
“当然,当然,说真话,你帮了我很大的忙,真的谢谢你。”佩辛丝夫人笑着说,“现在我们何不去做一壶茶,再看看能不能做点小点心,我们亲爱的卡米拉似乎想要单独和提伦聊一聊。”
卡米拉第一次注意到,佩辛丝夫人是如此机敏和善解人意。
克里斯汀小姐慌乱地说:“噢,抱歉——我是说,好的好的。可怜的老蒂娜,我想我可以给大家准备下午茶,没有问题,我会做好的,佩辛丝夫人,您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好了。卡米拉小姐,您想吃什么,我给您做。”
“我真的受不了她,”佩辛丝夫人和克里斯汀小姐离开后,提伦先生向卡米拉抱怨道,“她就没有住嘴的时候。被杀掉的应该是她啊,应该是莎拉娜受不了把她砸死才对。”
“可是她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是吧。”
“这倒是,”提伦不得不承认,“如果你告诉我是她捅死了老蒂娜,想要取代她当我们的厨子,我一点也不会奇怪的。”
卡米拉笑了起来:“你说得有道理,提伦舅舅,我会考虑的。”
“而且佩辛丝也确实太辛苦了,我想我应该为了她忍耐一下,现在可靠又受过训练的仆从太难找了。”然后他的脸色变得严肃了,“什么事儿?女孩。你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你讨嫌的老舅舅吧。”
“我想,我知道娜塔莎舅妈为什么不肯给老艾伦做尸检了。而且我想,您也知道原因,是不是。”
提伦哼了一声:“你很聪明,女孩——虽然我很奇怪怎么大家会都看不出来,我以为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
“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卡伦舅舅,即使有人见过,印象也不深,不像您,你们是一起长大的。”
提伦沉默了片刻:“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套出明白话来,那我得说,你是白费力气。虽然我很讨嫌——得了,我知道大家都是怎么看我的——但我也知道什么是正当的,什么是错误的。不,我不会说,什么也不会说。抱歉,让你失望了。”
“失望?不,不会。”卡米拉在他面前坐下,把自己的前爪放在他的前爪上,“请放心,提伦舅舅,我也什么都不会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在战争中,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不管发生了什么,我想我能理解。”
“不,你不能理解,孩子,我也希望你永远不用理解。”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了,娜塔莎夫人走了进来,“我看到你和迪伦说话,我看到你来找提伦。——我觉得,还是我亲自和你说清楚比较好,卡米拉。”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