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HP同人]甜美漩涡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HP同人]甜美漩涡作者:青铮



“也许有人嫌我不够美貌
但我拜托他们再仔细瞧瞧;
如果世上还有帽子比我机灵,
我就把自己吃掉。
……”
荒腔走板的歌声飘荡在大厅里,那顶著名的分院帽咧着宽宽的皱褶,神气活现地纵声高歌,上面大大小小的补丁随着歌声几乎跳起舞来,Scarlett努力克制自己不要露出“太难听了”的表情,一边对身旁的Snape悄声嘀咕:“天哪之前你们是怎么忍受的,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为霍格沃茨的艺术修养而心碎,特别是我还是唯一这个领域的教员。”
也许有细心的学生会发现,此刻他们的魔药学教授那让七个年级四个学院所有孩子不寒而栗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我听说还有人也试了试分院帽。”
“竟然让可怕的Snape教授对八卦发生兴趣,我要给自己加十分。”
“这十分应该加给哪个学院呢?一个金加隆,我赌格兰芬多。”
“让严肃的Snape教授参与庸俗的赌博游戏并输掉一个金加隆,我再给自己加十分。”
“难道你的勇气还不够进格兰芬多?那么是赫奇帕奇?”
“喂!这是暗示我不够聪明吗?”
“拉文克劳?”
“好可惜,不然我又能赢两个金加隆了。”
“梅林啊!你怎么会是斯莱特林?——你绝对是院长的噩梦。”
话虽然这么说,Snape教授的表情却十分平和,几乎可以称得上愉快。另一旁的斯普劳特教授悄悄捅了捅弗立维教授:“我很好奇,我们的Severus什么时候掌握了‘正常聊天’这种高难度的技能。”
“当聊天对象是Scar这么可爱的姑娘的时候。”弗立维教授耸耸肩,“尽管人们总是会忘记这一点,但是波莫娜,Severus毕竟比我们要年轻许多。”
“不知为什么,你这话让我觉得有点难过。”

“你这话真让我有点难过,”Scarlett笑盈盈地对Snape说,“如果你是我的院长,我发誓我会让你整整头痛七年。但是很遗憾,院长大人,我也不是斯莱特林。”
Snape脸上难得的平和愉快的神情慢慢消失了:“什么意思?”
“分院帽没有理睬我——这真让人沮丧,我一向对自己的衣着品味很有自信,却被一顶帽子给无视了,还是那么有名的帽子。我戴着它,快有十分钟了,什么变化也没有,它甚至一个字也不说,一条褶子也不动,好像真的就是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一顶破帽子。”说到后来,Scarlett都有点忿忿了,“麦格教授也很吃惊,她说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过,简直像帽子下面不是个巫师的脑袋似的,如果不是见识过我的魔力,她大概都要怀疑我是个……怎么了?Sev,”看到Snape皱起眉头,恢复了严厉的脸色,Scarlett笑道,“难道你是在为我打抱不平吗?我简直受宠若惊啊……”
他眼睛里藏不住的痛苦神色,和眉心骤然出现的深深的皱纹,让她的笑意收敛了,“怎么回事?Sev,我只是过了分院的年龄而已。你为什么这么在意?……”
“我……”他疲惫地、轻轻地说:“我很抱歉,Scar,我很抱歉……”
麦格教授拉开羊皮纸卷,开始念出新生的名字,紧张的骚动在小巫师中蔓延开来,Scarlett转过脸,似乎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但Snape知道,她仍然在对他说话,轻轻地、悄悄地,并且知道他也正在倾听。
“你知道吗,Sev,你最让我欣赏的地方,就是你从来不多说一个字,也不问任何愚蠢的、多余的、不相干的问题。你从来不装作感兴趣,不装作在意,不装作温和、友好、善意、公正,不提供空洞的安慰、同情和心灵鸡汤。所以,Sev,如果你在做什么,在担心什么,我想,那一定是毋庸置疑的、绝对必须的,而我只要相信你就足够了……”
在明亮的烛光下,在喧闹的大厅里,在分院帽忽高忽低、喜怒无常的吆喝声中,新入学的小豆丁们一个个战战兢兢地走上台,又或喜或忧地跑下去,跑向各自的学院——各自的未来……而Snape只听见她的声音,极轻,极温柔,像是看不见的蝴蝶的翅膀,轻轻拂过——但是拂过的却是伤口,痛彻心肺的伤口。可即使是这痛苦也让他珍惜,让他眷恋不已,他看着她美丽的侧脸,嘴角隐隐的笑意,眼角闪烁的光芒,觉得自己的嗓子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又有细细的战栗,从他的指尖一直蔓延到心口,那是她温暖纤细的指尖,轻柔的碰触。
他犹豫了片刻,然后握住那一点温暖,一点轻柔,就好像握住他这一生中从来没有真正握住的温柔和爱意——尽管他曾经以为,所有他想要握住的东西,最终都会从他的指缝间滑落、溜走,最终。
她仍然开心地看着分院仪式,很是乐在其中的样子,但他能够感受到她手指间的力量,那无声的,却是确定无疑的回答。
“你要相信我,Scar……无论发生了什么……”
她微微侧过脸,笑眼弯弯地瞟了他一眼,声音轻如耳语:“我当然相信你,Sev,无论何时,无论何事,所以——”她转向他,展开一个温暖又狡黠的笑容,“我们真的需要好好地谈一谈了。”

“那一天,你又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时间长得让大家都开始担心了。所以,在你的办公室外面,我问了邓布利多校长一个问题……”

“Scar,要我告诉你门禁口令吗?”在黑湖下的走廊上,邓布利多找到了徘徊在Snape办公室门外、犹豫着该不该敲门的Scarlett,“或者,现在不是合适的时候?”
“现在确实不是合适的时候,校长,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为什么你总是能知道门禁口令呢?”虽然闷闷不乐,Scarlett还是和老校长开了个小玩笑。
邓布利多笑了,示意她挽起自己的胳膊:“这是一个好问题,Scar,而且这的确不合常理。”
他们缓缓走过黑湖下阴沉、清冷、波光荡漾的走廊,邓布利多和蔼的声音在黑色大理石的墙壁间回荡,“用你的眼睛去看,我的孩子,用你的脑子去思考,用你的心去感受。如果你觉得不合理,那么就去找出真相。亲爱的孩子,有时候真相是残忍的,但即使是最残忍的真相,也好过最美妙的幻觉。
“人们常有误解,以为魔法是制造幻觉,他们错了,魔法是用来寻求真相的。当然,如果你足够强大,有足够的力量,你可以改变现实,甚至可以创造出新的现实——但那仍然必须是真实的,尤其是必须要付出真实的代价。
“如果说我从这一生的经历中得到了什么教训,那就是永远不要试图去掩盖和扭曲真相,任何力量,包括魔法,都应该用来寻求正确和真实,即使伴随着痛苦。而正确的路总是就摆在我们前面,所谓迷失,永远只是借口。”
“我不明白,校长。”Scarlett困惑地说,“是否我忘记了什么,或者我错过了什么,或者我无意中做错了什么?如果真的是我做错了,那么我要怎样才能不错呢?”
“不是你的错,我的孩子,”邓布利多轻轻地拍着她的胳膊,“我恐怕有些事对你并不公平,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是一个老人,我已经历了太多‘这不公平’的时候,每一个就像是刻在我心上的一道伤口,但是我只能让它们刻上去,一次又一次。所有那些不公平的时刻,不公平的事,才最终形成了对巫师,也对人类,甚至对这个世界,基本上还算是公平的结局。”
并不长的走廊,却仿佛怎么也走不到尽头,Scarlett挽紧了老巫师的胳膊,觉得自己在发抖:“我不明白,校长。我应该做什么?我能够做什么?”
“你爱他,是吗?我的孩子。”邓布利多凝视着她的眼睛,如此美丽的绿眼睛——是的,又是一双如此美丽的绿眼睛……他那已经历太多的心灵仍然感受到痛苦,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悲哀,却极力让自己的表情温和而平静,让自己的声音和蔼而舒缓,就像催眠,“嘘——不要急着回答,问一问你的心,听从你心里的声音。如果你爱他,那么你就会知道该怎么做。爱是重要的,爱的力量超过魔法,爱比快乐的结局更重要,爱比幸福更重要。但是你要知道啊,我的孩子,我们总是被要求对所爱的人,做出正确然而残忍的事——不止你一个人要面对这样让人心碎的选择,也不止你一个人这样做过。”
老巫师温柔的声音,仿佛黑湖的水波,在黑色大理石的墙壁间荡漾,Scarlett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平静声音之下深藏的痛苦的回音。她想起那些古老的传闻,关于这位非凡的老巫师伟大、坚韧而饱经磨难的一生,还有那些隐约的、悲伤的往事……他曾经爱过的人,曾经做出的痛苦而无奈的选择……另一个强大的巫师,消失在时间和历史深处,那很久之后才被人们知道的,高塔上孤独灰暗的结局……泪水涌上她的眼睛,来到霍格沃茨之后,她第一次泪盈于睫。

她曾经以为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属于自己的地方,甚至找到了自己不肯安分的心的归属,然而此刻,她仍然泪盈于睫。

“勇敢些啊,我的孩子,到了最后,我们余下的也只有勇气——让活着的人直面未来,无论是怎样的困境和悲伤;让死者归于虚无,回到黑暗和寂静之中。”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