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十一 朝觐(一)


……
“亲爱的阿尔盖公爵,您此言当真?”


詹姆斯-梅尔维尔爵士出身于苏格兰小贵族家庭,受过良好教育,头脑灵活。是道格拉斯家族(梅里伯爵母亲的家族,为苏格兰最著名的几大可影响王家的世系门阀之一)的远亲。虽然年仅二十五岁,却已可以自由出入苏格兰宫廷,也受到梅里伯爵的信任。但也由于出身不够显赫,所以迟迟得不到提拔,现在也只能做为一名私人信使千里奔波以完成使命。

“是的,梅尔维尔。”年迈的阿尔盖公爵捋着胡须,眯缝的眼睛里却似闪过一丝狡黠的表情。“不过这只是我老头子一个人的认知。或许老眼昏花看错了也说不定…”
“…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毕竟,这也是 关系你一辈子和家族的命运… 不是吗?”

……

女王没有在觐见室,而是在她的私人房间接待来自故土阔别多年使节的。

对此,詹姆斯-梅尔维尔再一次的感到了意外。
他曾通过各种渠道打听过这位可能成为他未来女主人的个性与为人。

他得到的消息无非是:
女王行为端正,举止得体,教养良好,待人和蔼;做诗可以和龙萨、杜倍雷等人(文艺复兴时期法国最著名的诗人)媲美;歌喉婉转、美妙的声音令人陶醉,跳起舞来袅娜多姿;刺绣手法娴熟,精巧的织物令人难以置信;会讲包括拉丁语在内的六国语言(古希腊语、拉丁语、英语、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
总之 这位女士精通一位法兰西王后应该具有的种种美德与活计。

有关女王花团锦簇的各种赞誉里,梅尔维尔却注意到被大家交口称赞的只是 女王在社交和宫廷礼节方面的修养礼仪,而不是她的性格。
关于她的人品、个性、为人处事,则一次也没有被人提到。

究竟是 这位苏格兰女王 已经温和愉快合拍到完全融入法国宫廷生活中,彻底看不出个性了呢?
还是这些根本就是些假象,女王不过是以此来掩盖她本身所具备的种种——…?!

梅尔维尔突然很想一探究竟。


梅尔维尔在阿尔盖公爵和年轻的沃尔夫-韩特莱的陪伴下走进女王私室,等候召见。

撇开一言不发、高深莫测的老公爵,梅尔维尔第一时间就察觉出这个苏格兰青年对他的女王的一腔赤诚 与…仰慕之意。
(如果把对方看的仰之弥高、尽善尽美、完美无缺一如梦中天使 便是仰慕的话)

同沃尔夫做伴没两分钟,沃尔夫已试图四次要把他拉入女王的阵营里去。
沃尔夫一直在对他讲,女王是多么需要忠心耿耿的臣子为她效力,而女王又是多么的举目无靠、孤苦无依…

直到苏格兰的玛丽-斯图亚特出现在他们面前。


诚如众人所说,苏格兰的玛丽-斯图亚特的确是位佳人。 绝代佳人。也委实有点梦中天使的意思。
他突然能够理解沃尔夫骑士精神的出处了。

这是梅尔维尔初见女王时的想法。

女王当时穿着一件别致的黑色丧服。
说别致是因为女王终于摆脱了自她的丈夫法兰西斯二世去世后须臾不曾离开过的白袍(历史上玛丽-斯图亚特的白色兜帽及细布拉夫领的白色丧服可是一直穿到返回苏格兰的那一天),而是穿了一件黑天鹅绒、深紫色过肩与边饰、脖颈镶有小小的白色细密拉夫领的长裙。
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设计。

对于女性服装与打扮也颇在行的梅尔维尔也忍不住的点头赞美。

因为那一刻 在黑天鹅绒与紫色花边的映衬下,原本纤柔秀丽的玛丽-斯图亚特 真的端庄纯美一如天使。 温柔忧伤的天使。


女王以温和亲切的态度接待了这位素未谋面的臣子,感情真挚的问候了自己远在故土的兄长梅里伯爵还有他的亲人的健康,询问了几个现在仍和自己有旧的家族朋友的近况,关心的了解有关自己曾出钱请远在苏格兰的天主教神甫为自己亲爱的母后玛丽-吉斯做弥撒的情况,甚至还带着一些怀念的口吻提到自己幼年时曾在霍利鲁德和斯特林古老城堡的生活,两座城堡还是那样高大、巍峨、古老和那么的美吗?
(袁念泪~ 我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查阅资料,搞明白这些,我容易吗?!)

女王也很开心的提到自己在法国的生活:他有注意到这个房间没有?—— 厚厚的土耳其地毯、光滑的橡木嵌板、墙上壁炉周边均镶有古老的垂花饰,精细小巧的家具 桌子、扶手椅、踏脚凳、写字台… 林林总总的屋子,她共有二十间。都是她亲爱的丈夫法兰西斯二世的心意(穿越到这里核算完总资产,穿越者袁念唯一惋惜的是,她慷慨大方的丈夫为什么不多活两年?)。
还有她的吉斯舅舅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婆婆卡特琳太后的处处关怀(也的确是关怀,自打舞会中她与太后的三个儿子分别有了‘纠葛’后,太后的眼线就一直没再离开过她身边),当然她也没有忘记提到她亲爱的小叔叔们 法王查理九世孩子般的执拗任性非同一般,安茹公爵狡黠俊俏讨人喜欢,小阿朗松公爵则是处处小孩装大人一样的有趣可爱(历史上瓦卢瓦家族的这三兄弟也的确不一般)…

总之女王是方方面面都谈到,关心到、问候到、和了解到了。
在既定的一小时内,女王诉说了自己在法国的优厚待遇,对家乡亲友的真挚思念,对故国故土还有幼年住过的城堡的回忆怀缅,中间甚至还打赏了聪明绝顶的梅尔维尔(袁念原话)一次——在他不得不做答 摄政梅里伯爵和几位位高权重的勋爵一次冲突中,梅里伯爵听从了他的建议取得了巧妙的胜利时。
远在法国的女王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梅尔维尔暗自纳罕)

唯独快到觐见结束的时候,女王也不曾提过一分半分有关归国的事情。

梅尔维尔只有苦笑。


他当然知道这场名为朝觐的谈判,谁先提出回国谁就先输了一半。

虽然女王回国符合多方面的利益。

梅里伯爵在苏格兰的发言权将进一步增强(自打女王的母亲玛丽-德-吉斯去世以后,他就被公推为苏格兰第一摄政),他现在正和厄斯金、戈登、哈里斯勋爵为领地和征税的事打的不可开交,韩特莱与林赛家族首鼠两端、举旗不定,唯一的盟友是莫顿-道格拉斯这个贪婪无知的莽汉,如果有更多的好处,莫顿-道格拉斯也会毫不犹豫的背叛。梅里伯爵此刻的确势孤力单。有传言说,摄政如不能让他们满意,厄斯金他们甚至要举兵反叛①。
①早在二十年前,有个法国人就精辟的总结:金钱与利益,是唯一能使苏格兰勋爵倾听的塞壬。对他们进行说教,告诉他们什么是勋爵的责任,什么又是荣誉、公正、高尚与忠诚,只会引得他们嘲笑。

女王归来也有利于保住自己的位置。苏格兰最高等的贵族圈子盛传一个谣言:即 将除玛丽-斯图亚特外最有权利继承苏格兰王位的阿兰伯爵推荐给英格兰女王做丈夫,借以便逼女王退位,把本属于玛丽-斯图亚特的王冠献给英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不难想象,大功告成后勋爵们可以得到多大的好处…


但这携手并肩、共御外敌的努力设想,竟被这位十八岁不到的女子轻描淡写一句话打败了。

苏格兰的玛丽-斯图亚特天真温柔的向梅尔维尔表示说:
她不在乎这些。
她喜欢法国。她在法国有亲人。法国亲人都对她很好。
她完全可以在法国生活下去。

她竟…向人表示—— 说她没有权利欲望!!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