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十二 朝觐(二)


梅尔维尔气结。

立志成为苏格兰最伟大政治家的他怒火中烧。
那一刻,他忘记了自己的立场,肩负的使命,以及对一位本国国王(名义上的)应有的礼仪。
眼里心中只有这位 极不着调,有着和她年龄相衬单纯没心计的奶油头脑,却对自身王者地位及随之而来的权利责任义务风险一无所知 的幼稚女子的气愤与痛心!
(事后他也纳闷自己的天大怒气是打哪儿来的。女王天真无知、不谙政事不是更好?自己果然还是忠君爱国啊!)

詹姆斯-梅尔维尔大声质问(玛丽女王的臣子们近来都喜欢这个^^):
女王你到底还是不是苏格兰的国王?有没有最起码的政治常识?!一旦毫无理由的退让,非但王位、权利、待遇,甚至你的个人安全和生命都再难得到保障!(这里指的是苏格兰—— 那本就是个成王败寇、出尔反尔,胜利者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地方。苏格兰权臣遵守诺言这一美德,很大程度上是受心情好坏影响的)
忠诚于你的臣子,你要他们怎么办?难道女王你要抛弃掉这些自祖辈就一直忠诚于苏格兰、忠诚于斯图亚特家族的贵族和贵绅?将他们置于敌对势力的掌控乃至死地吗?!(忠诚于我的臣子?我有吗?好象我的父亲詹姆斯五世活着时也不曾有过啊。袁念腹诽,近来她与玛丽-斯图亚特的旧有身份和思想融合的甚好,已经分不大出你我了。所以根本不相信有谁会真正忠诚于女王,那个从五岁起就被送离苏格兰本土在法国过活的小娃娃)
还有质朴的苏格兰人民怎么办?!(凉拌。这是女王不负责任的回答)难道陛下你竟能狠心到连你朴实虔诚、辛苦劳作一辈子的国民也不管不顾(信仰虔诚?他们好象都被约翰-诺克斯给忽悠着洗脑,改信新教,把自己这个前身信奉天主教的主子当成敌人了),宁可混在异国他乡(法兰西)做着不切合实际的美梦(当然是指再次成为法国王后)了此一生?!
……

梅尔维尔苦口婆心的直谏了一个钟头(他从不知道自己竟也有如此雄辩口才),终于欣慰的发现女王…有所触动了——

年轻的女王有些不安起来,环顾左右,当发现周槽没有旁人时,才小小声的征求他的意见:“这么说,我是不应该继续…留在法国了,梅尔维尔先生?”
“陛下,您在苏格兰的亲友和臣民们都对您的归国翘首以盼!苏格兰王位已经虚位等候了您一十三年!”

“可是,我听说 苏格兰议会对此意见…并不统一”女王犹豫道,“林赛、鲁斯文勋爵公开反对我回去,上个月他们在爱丁堡市民前发表讲话,竟然说——我是法奸…”
“陛下!”梅尔维尔吓的一机伶,赶紧道:“请您不要理会这些只会卖弄嘴皮的小人。梅里伯爵绝不会让他们再胡说八道下去。请您相信,您的大多数臣民都是热切期盼您从法国归来的!”

“是吗?”女王抬起头,认真的看向她的臣子,“那我为什么听说 汉密尔顿家族一直在苏格兰上下活动,要求将我废位,支持亲英的阿兰伯爵和我的表姐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结婚,好使阿兰伯爵成为苏格兰国王—— ”
“这一说法据说在苏格兰乡间已广为传播了大半年,他们还想煽动 苏格兰各部落首领召开会议对此公决…”

“陛下!”梅尔维尔大惊。

“我还听说,爱丁堡‘礼拜堂’①最近活动频频,约翰-诺克斯 牧师布道时大骂我的母亲苏格兰王后玛丽-吉斯和我的丈夫法国国王法兰西斯陛下—— 说他们的去世是…上帝公正的制裁”年轻的女王深吸一口气,才能继续,“还说被他们留在这个世间不幸的我,是魔鬼,是撒旦…派遣来人间的使者…”


①历史上苏格兰这段时间也在大闹宗教纠纷。
对于十六世纪继位的苏格兰国王讲,最不幸的就是 在苏格兰最后占有决定性优势的是新教中的 路德-喀尔文教派。
这个教派在新教众多教派中被公认为是 最顽固、专横、和不可一世的。
而他们的领袖约翰-诺克斯 长老 更是以绝对的冷酷、偏狭、不通情理、与绝不妥协 闻名于世。
就连一向以新教圣徒、苏格兰宗教保护者自居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她巴不得苏格兰打宗教战争呢,她好借机干涉苏格兰内政)在私下里也说过,那家伙十足十的一个老疯子。

‘礼拜堂’是新教徒日常聚会祈祷的会所。
其作用地位与天主教教堂基本类似。

“陛下…”梅尔维尔开始擦汗。

“您听说过我被行刺的事了吧?梅尔维尔先生。就在几天前。”女王越发忧郁了起来,“塔瓦纳先生奉太后和国王(当然是法国太后与国王)之命进行调查。有消息说 刺客是个新教徒,好象还在苏格兰呆过一段时间…”


“陛下!…”这下梅尔维尔坐不住了,脸色发白的他急急站起身来想要辩解。
于情于礼,他也一定要说明白。因为不独梅里伯爵,梅特兰德-列廷顿他们(这些人都是苏格兰现下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就连他自己也是定期要去‘礼拜堂’布道的新教徒。
千万不能让女王认为苏格兰新教徒全是些图谋不轨妄图行刺之徒……

“梅尔维尔先生,请您先听我的!”

女王不为所动,只一字一顿对她的臣子 道:“我的兄长梅里伯爵,他… 也是如此认为吗?”
“认为他的妹妹我 不应该坐在苏格兰的王位上?”
“不配成为斯图亚特家族的又一位 女王?!”

“不! 不,梅里伯爵绝无此意。 陛下!!”梅尔维尔汗透重衣,慌忙否认。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承认。
这可是诛心而论啊!

梅尔维尔郑重表态:“梅里伯爵对苏格兰及女王陛下一贯忠诚。对于这些已经涉及到反叛和叛国的罪行,一经查实,伯爵大人一定会给予严厉惩处!”
“我以贵族身份向您担保,陛下!!”


若是换个人,譬如袁念同学的前任,或 卡特琳太后、查理九世他们,多半不会当真。
口头承诺这件事,原本就是为了随时反悔做准备的。就算行之笔墨的保证书,也可以矢口否认。
历史上的玛丽-斯图亚特 就是轻信了其表姐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善意,闹出丑闻(杀夫)后,怀揣伊丽莎白表示姐妹情深的书简及信物投奔英国,却被下入牢房最后被砍掉脑袋的。

但是现任女王 却在注视梅尔维尔良久后,轻声道:“我相信你,梅尔维尔先生。”



三天后,苏格兰特使梅尔维尔携带女王数封亲笔书信及巨款离去。
女王亲自为他送行。


法国港口,女官弗莱明小声询问目送舰只离去的女王,“陛下,您真的认为…上次行刺的事是 苏格兰人 干的吗?为的就是阻止您回去行使王权…”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女王异常爽快的道,难得有机会出来吹海风的她心情不错。“不过其他的可能性好象更多。”

“…弗莱明,要不要跟我打赌?”
“打赌,陛下?”
“是啊。我敢跟你打赌 塔瓦纳先生一定查不出这次行刺案的真凶。
——苏格兰固然有这个可能,法国也不是没有动机,到头来,依我看 英格兰 也一样摘不出去。呵呵~”

“陛下!”弗莱明十分担心,“这么严重的事情您怎么还能这样…?!?”
“想得开,是吗??”女王笑意盈盈。她何止是想得开,简直是心情大好的样子。“弗莱明,东方有句古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事情总有两面性,要一分为二,从好的地方看问题嘛!”
“晤?…”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