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十四 拜金女王和她的手下(二)


‘哎呀呀,我一准是疯了,还是吃疯药吃的。没想到那几天的菠菜汤竟有这样的副作用(袁念同学你果然对刚穿越过来的药膳很有怨念)!竟然叫我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

袁念追悔莫及,事后她才晓得:历史上的玛丽-斯图亚特是在出生后第六天就当上了苏格兰女王。
也就是说 真实的玛丽-斯图亚特 是根本不可能聆听到她最亲爱的父王的教导和面授机宜的!

怎么办呢?
一句谎话需要千百句瞎话来弥补。袁念算是领教到了。

为了不使哈米什-劳里和其他臣下怀疑,她现在张口闭口便是——‘我最亲爱的父王曾说过…’。
至于她是拜读詹姆斯五世生前的书信集后有所体悟,还是听她母亲前苏格兰王后玛丽-吉斯的转述追忆,你可以任选其一^^

这样的谎话说多了后,倒有个意想不到的好处:
那就是苏格兰人从此不当他们的女王是外人了。

无论如何,一个无限崇拜自己父亲詹姆斯五世当年如何如何的女儿,怎样也算不上是法国人啊!

在即将回国开展的政治斗争中,袁念无意领先一手,赢了那些可劲造她谣的苏格兰勋爵们一票。
当然双方对此都不知情。

至于 历史上苏格兰的詹姆斯五世,在位时间既短,又是位苦命不得志且倒霉催的国王,也就被大家善意的淡忘了^^


“…还是需要用钱啊!”袁念在她私人房间改造的小办公室里叹气。
与大多数贵族女性不同,她房间里并没有鲜花,也没有壁画、帷幔、挂毯、和雕像等精美昂贵的艺术品,有的只是宽大厚重的写字台、扶手椅。写字台上堆满了大量文件纸张。

“博斯韦尔伯爵已经派人催了两回了。
他说他已经从佛兰德起运了第一批纺织熟练工回来,也订了大量茜草、黄木犀草和靛蓝[1]的合同。他还托运了两台您说过的那种水力漂洗机和织布机,相关的工匠也带了几个。
正如陛下预测的那样,佛兰德进口原料一直受到英国的贸易禁运,出口地香槟集市又和法国存在着生意上的矛盾摩擦(这里指的是非法属佛兰德地区),听说卡特琳太后提出呢绒进口今年要加收百分之二百的关税。
他们的货物做不出来也卖不出去,现在佛兰德人大批破产。不少布业工人想要搬到相邻地区意大利的博杜瓦和维琴察去。伯爵说现在不招徕他们以后就晚了。”玛丽-弗莱明一面看着手中的材料一面汇报道。
[1]茜草、黄木犀草和靛蓝,胭脂、还有巴西红,均为毛纺布的专用染料。

“我也知道是这是挖佛兰德墙角的好机会。可我们也买不起整个佛兰德的纺织工业和生产线啊!”女王叹息着说道。虽然有钱的话她的确想买来着—— 苏格兰要能成为工业强国,自己不是也有大大的好处吗?

众所周知,十四十五世纪欧洲佛兰德呢绒工业享有盛名。
十六世纪中叶后毛纺业转往英格兰发展,后为英格兰带来第一次工业革命。
英国也正是靠纺织业迅速起家,积累资本成为老牌资本主义强国。

这个… 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羊吃人’,历史书有写的。^^

穿越过来的袁念这些日子心心念念都是这个。
毕竟,苏格兰和英格兰同处英伦半岛,地理仿佛条件类似。
英格兰走过的道路苏格兰也该走的通才是。
更重要的是除了这个外,袁念实在不知道该引领自己国家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才好!
(袁念同学你想太多了。穿越过去的女生不兴思考这个。你只要周旋于各位勋爵间同时保有自己的脑袋就好^^)。

“…告诉考罗再汇五千个金埃居过去。弗莱明,写信跟博斯韦尔讲,我需要的是熟练的织工、染工和漂洗工,到苏格兰就能够立即干活,生产最上乘布匹的那种。
告诉他,我正和国内商讨设法免除佛兰德外来技工的通行税和关税一事,估计问题不大。所以他在付钱时可以把这部分开销砍掉,不必一次性付清。”

“…至于那些刷毛工、梳理工和纺纱工,他们的工作技术含量既低又可以速成,我们能在苏格兰培训,就不需要一并弄回来了。”女王迅速盘算道,“再让博斯韦尔想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获得明矾和钾碱[2]的稳定供货线。”
[2]明矾、钾碱是纺织必不可少的稳定剂和媒染剂

“还有我也需要从事这一行业的能干商人。我们需要他们投资、组织生产和贩卖出去。告诉博斯韦尔,这些人有钱,就不用给船票和安家费了。我承诺… 晤,给他们在苏格兰的生意五年免税。
叫博斯韦尔再使把劲,看能不能从他们那儿再弄一笔投资回来… 总之,要能用佛兰德人的钱发展我们苏格兰的纺织业就好了。”袁念无视手下人的眼光感慨。时至今日,她终有重返工作岗位的充实感了^^

“还有—— 博斯韦尔既然离意大利不远,就让他想法子去趟威尼斯,看能不能搞到那边的玻璃工匠”袁念又开始盘算起曾一度垄断欧洲市场的极度奢侈品 威尼斯镜子,当时的贵妇们无一不以花巨款能拥有一面为荣。
若能把那个买卖搞到手,今后就不愁没钱花了!!
(女王陛下,您心心念念都是钱啊!)

“我知道他们那边把守的很严,听说相关作坊全部都营建在孤岛上,做为最高机密。商人行会也把它看的高于一切… 据说泄露者是要判死刑的”女王表现的还有一定理智,不过很快就原形毕露了。
“不过我的父王曾说过‘有志者事竟成’—— 只要想方设法,开动脑筋,就一定能找到空子钻的。博斯韦尔擅长这个!”
对于女王如此运用她的部下和引用她父亲的‘至理名言’,所有人都 汗~
“跟博斯韦尔讲,他可以用我的名义许诺,金钱爵位权利 只要是我能给得起的,我绝不吝惜!”

“… 再叫人给他寄…一千个皮斯托尔,做…专项经费吧!”袁念咬牙,几乎淌血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
“再告诉博斯韦尔,千万要省着点花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