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十六 狩猎(上)


巴黎少有的七点后仍漂浮着薄薄雾气的早上。

卢浮宫国王的院子里足足喧嚣了两个小时以上。
直到橘红色的太阳自后面山上升起,宫殿房间内的枝形烛台和长廊两侧的火把仍未完全熄灭。

王宫广场聚集了国王最得意的几支狩猎队伍和亲贵近侍。
法国国王热爱狩猎远胜处理国政,也早不是秘密。
也有人说,狩猎场上的法王查理九世许诺臣下的奖赏要远比平时好说话。
当然这类消息从未得到过证实。

只是有人注意到,自从查理九世即位,每逢狩猎活动,他一向对打猎无甚兴趣的弟弟安茹公爵和阿朗松公爵每每都在其中。
这次也不例外。

卢浮宫王室广场上到处都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珠宝与华丽服饰的闪光。
当时文艺复兴带来的影响方兴未艾。法国人热爱一切与明亮灿烂有关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在服装配饰上时时都有体现。就连这些狩猎队员身上所穿的毛呢、织锦、天鹅绒等高档外套披风面料也织进去大量闪闪发光的金银细线,在初春阳光下绚烂夺目、耀眼生光。

不过贵族们的注意力并不在彼此的服饰装扮,或是难得狩猎迟到的法王查理九世身上。
此时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 骑着一匹西班牙小矮脚马的苏格兰女王 玛丽-斯图亚特 的身上。

女王一反当时贵族妇女狩猎也穿法式裙撑(轮台样环状裙撑)华丽长裙的习俗,这次穿了一件与男子长大衣相似的 细腰身、喇叭裙式下摆、长至腰下黑色缎子短外套的改良版骑马装,头戴饰有长长褐色鸵鸟毛的宽沿帽。整个人显得纤美秀丽、英姿勃发。

贵族们吃惊或是感到吃惊的 并不是玛丽-斯图亚特款式新颖的骑马装,尽管那衣服的确迷人、令人眼前一亮。
他们真正感到骇异、受到冲击的是—— 女王对自身服饰做出的骇人听闻的变革!

年轻漂亮的苏格兰女王外出时,竟…没有穿胸衣①!!!

(大家请勿胡乱联想^^
我们的袁念同学还是穿着由她自己设计的多层细亚麻布缝制收纳的软质胸垫内衣出门的—— 取自现代理念。
玛丽-斯图亚特的胸部虽不高耸,却也小巧玲珑,可堪期待。
袁念可不想让它日后变形••)

①这里的胸衣是指在欧洲流传了数百年之久的妇女硬式紧身衣—— 这种紧身衣通常由钢或铁等金属材料制成,分四片网格框架,以金属扣钩相连。此外还有用铁丝或木板制成的硬式胸衣。
历史记载,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虽然长的丑,但腰身细瘦。为突出这一优点女王极力提倡束腰。她就终日穿着腰围13英寸(合33厘米左右)的钢铁紧身衣。并强行规定腰围必须在13英寸以下的妇女才能踏入宫廷。
足见这种坚硬细瘦金属紧身衣的流行性。

几乎和硬式胸衣唱反调的软式紧身衣虽也曾被一些不堪金属胸衣残酷折磨的妇女提出过,但终究没人敢尝试施行。

不想苏格兰女王竟会选择在这一时刻这一场合进行公然服装革命!!

要知道一个不好,女王就会和伤风败俗、寡廉鲜耻 之类的名词等同啊!
(其实穿越者袁念同学何曾想过这许多?她只是觉得,狩猎属剧烈运动,需穿运动内衣,这样更安全舒适,于是便画出图样亲口吩咐下去。结果就成这样了…^^)

她哪里会想到有这许多人如此热烈的关心她的胸部——……

汗。大汗。大大汗~~

只是,穿都穿过来了。跑回去换也不现实。
只有装作不知,继续摆弄自己手中新得来的短柄连发火铳—— 这可是一只少有工艺先进,不需引爆线,只要一个钢轮、火石接触就能发射的新式火枪。博维利埃献的殷勤。听说博维利埃家族对经营酒类产业颇有心得…

想心事的女王对上了驱马到她左近的二位王弟。
阿朗松公爵对她的打扮不大高兴;安茹公爵却赞赏的向她吹口哨(安茹对服饰打扮一向有自己的见地)。
袁念一概不理。


幸好男一号这时冲出来了。

查理九世带着他最喜欢的两只大猎犬冲出了房间,近乎凶猛的跳上他的柏柏尔马。
高大的骏马猝然受惊,在广场上嘶鸣,人立而起。
查理九世却游刃有余,只双腿用劲,甚至还有余力在马背吹他的狩猎号角。

听着那低沉漫长毫不间断的号角声,你决想不出那个苍白瘦弱不健康的男孩怎么会有这样大的肺活量!

应和的铜号声响成一片,查理九世带着他的狩猎队伍出发。
对随行的小嫂子根本一眼未瞧。
更不要说对小嫂子带来的这次‘服装革命’发表意见。

玛丽-斯图亚特快慰无比。


九点差一刻的工夫,一行人赶到巴黎远郊 维尔鲁瓦王家森林狩猎地。

查理九世的原意,是要一刻也不耽误的冲进去,立即动手猎野猪的。
他是个天生的猎手,对于鹿、山鸡、野兔之类温驯对象根本看不起,常说至少要捕杀野猪、狐狸或是狼一类的野兽方有意趣。

但手下人还是竭力说服国王下马休息了片刻。
说服国王的 与其说是为节约马力,倒不如说是要等候先前派遣观察野猪经常活动地带猎人的消息。

马匹在饮水。
查理九世却焦急的一人在原地打转。

袁念不去理他,只小口啜饮着自家酿制的粉红葡萄酒(这是他们刚刚研制出来的一种简易葡萄酒。酿制速度可速成,却无法保存,只能新鲜饮用)。
本着当代女性自尊自爱心理,她对狩猎之类最可能发生危险的野蛮运动毫无兴趣。要不是这是所有法国上流人物都要出席的风雅娱乐活动,她早就敬谢不敏了。

自己在家研究波尔多、夏道奈葡萄酒的酿造方法多好。
或是同贝尔斯兰(她刚挖掘出的私人裁缝)讨论一下自己设计的女装与配饰,她正在思考把十七世纪荷兰风格女服提前介绍到法国的可能性。
就算自己逛街逛到勒内店铺,去惠顾各式护手、护唇软膏呢(佛罗伦萨人勒内兼太后心腹、占星家、毒药师于一体,人见人怕,却也是个出色的香料商和化妆品商人。袁念一直以来都想拉拢他。),也比这种活动招人喜欢吧?

她早就想好了:等到狩猎开始,她就落到最后。谁爱表现就表现去,总之和自己没有关系。

女王是要有勇气不假,可也不必专挑这种危险场合表现啊!

在这种心思驱使下,当查理九世迫不及待的带着他的人分成几队朝他看上那头野猪的老巢包抄时,玛丽-斯图亚特果不其然的落在了后头。
当然她推说是她的那匹西班牙小马在跳荆棘丛时出了问题,后腿有点瘸了(同时赞美机警的利文斯顿,给她安排的任务果然天衣无缝啊。马匹出问题时候恰倒好处)。

其他人当然不会有耐心陪伴落后的女王。在表达了适度关心和宽慰后,都纷纷随他们的国王和猎犬大队而去。
女王的贴身侍卫麦克格雷戈里也被女王打发到狩猎队伍中去了。
既然要装,也得装的逼真不是?
(反正自己是要回去了)

于是,在打道回府的袁念发现自己不幸迷路时,她和她的那匹瘸腿马已经深陷在森林的某一处—— 依照上帝意旨见风就长的高大树木和灌木丛里了。
不知道能不能算作是一个杯具。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