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十七 狩猎(下)


…袁念再叹一口气,继续倾听自风中传来的狗吠和逐兽号角的声息,努力牵马靠过去。

不是不能继续骑马,而是她的西班牙马业已受伤。
平地倒也罢了,在这些个该死的灌木丛里,要再这么硬骑下去,原本小伤的马就得废了。
那可是足值一千个金埃居的名种马啊!
动产,绝对的动产。

袁念下定决心,一定要保住她来之不易的财产。如有必要,不惜马骑自己!


可当她不幸闯入狩猎场的三岔口— 那块少有的林中空地时,立即改了主意。

苏格兰女王竟然看到 自己不怕死的小叔子正和棕熊单挑!
旁边虽跟着一大群猎犬,但猎犬再多 那也是狗不是人啊!!

该死的,维尔鲁瓦怎么会有棕熊?!

袁念魂不附体,恨不能立即爬上马背迅速逃之夭夭!
一千个金埃居的马跑死了也不可惜!!!

可问题是:自己的来时路狭窄崎岖,不适合骑马,自己牵马过来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若要跑回原路,只怕没几步,就能被棕熊逮到。
剩下两个路口,一个被查理九世和在他鼓动下几乎发了狂的数十只猎犬堵的死死的;另一个就是棕熊专用道了,顺着走兴许能走到它的老巢去!^^

袁念看到,安茹公爵和阿朗松公爵正带着猎手齐聚在距他们百步远的小道上,按照国王狩猎的一贯作风不予插手,只是贮足观瞧。
当然他们手中的火枪可是上好子弹,甚至点着了火绳的。
——这个安慰不了袁念。

近处这边,只有伺候国王打猎的两个专属仆人。
要他们不管国王,掩护自己撤退,纯属妄想。

总之,自己算是陷进来了!~~~~
袁念同学满脑子的怨念。

唯一可堪告慰的,就是棕熊正处下风。
对于周遭汹涌而上、四下乱咬的猎狗办法不多,咬死咬伤几只反激起其他猎犬的凶性,甚至有一条拖着断腿还要挣扎着往棕熊背上扑咬的。

这种情势下,自己目前 好象…也许…大概…还算安全??


与无比关心自己安危的苏格兰女王相反。
年轻的查理九世此刻正处狩猎的极度兴奋甚至‘狂化’状态—— 头发散乱、颜面通红、两眼如能放出电光。

猎熊啊!
这可和猎野猪、猎狐狸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自己能够独力捕杀一头棕熊——

想到这里,年少尚未加冕的国王非但没有恐惧,反而感到了生平从所未有过的充实与幸福。

虽然他帽子丢了,斗篷不见了,衣服也挂破了多处,手和脸也被荆棘划的都是血,依然恍然未觉。
只是高呼他的猎犬们继续围攻酣战。

“博尔特!斯图尔特!咬死它!…对,对着它的喉咙咬!…”

同时叫他的仆人送长矛来。

“…不,不要火枪!站在一边靠火枪射击算什么英雄?… 长矛!去把我的长矛拿来!”
“能够亲手捅死一头熊,那才叫漂亮呢!”

十三岁的少年意气风发,不要说是对付一只在他看来已现颓势、遍体鳞伤的棕熊,就算是对付一头下山猛虎,少年也会毫不迟疑的放手一搏!

袁念无暇顾及于此,只是偷偷溜到查理九世仆从的身后头(当然她还是一手拿着火枪,一手攥着马缰绳)。

同时紧张盘算:这里是否更安全?有人挡在前面。
棕熊就算扑过来,也能有个缓冲地带——…


查理九世举起锐利的长矛对准棕熊直刺过去。
棕熊虽被带头的两只大猎犬咬住前胸后腿,还是有余力往旁侧一闪。
查理九世的长矛刺了个空,扎到对面岩石上,冒出火星。
铁制的矛头一下弯曲了。

“真见鬼!刺偏了… 再来一支!我就不信不能把它捅个对穿!”
年轻的国王血气上涌,竟是勒马立在当地,一步不退。

“砰——!”
也不知旁观队伍中哪个猎手对呼呼直喷白沫的棕熊放了一枪。
却没能打死它。棕熊肩部受伤。

“嗷呜呜——”
棕熊负痛一声大吼。眼睛迅速充血。
它已经预知到它的命运,反而激起了它的兽性。

棕熊猛然低头,锐利的獠牙将查理九世最宠爱的叫斯图尔特的大猎犬生生咬作两段。哪怕勇猛的斯图尔特也扯下了它一大块皮肉。
接着棕熊转身迅猛撕咬,一下除掉了十几只近身猎犬。猎犬纷纷被咬死咬伤,剩下几只四散逃窜。
其中博尔特最惨,被黑熊拍到石头上,当场被砸的脑浆迸裂。

“斯图尔特!博尔特!真该死…”

查理九世顾不得心痛他的爱犬,立即高举起他的第二支长矛。

两眼充血、毛发直竖、牙齿咬的格格响的棕熊冲过来了!

观看者都惊叫起来。

棕熊速度太快,查理九世全力刺出的长矛仅划伤了它的背部。

棕熊撞断了查理九世坐骑的腿。

由于惯性国王本人被抛甩开,摔到了躲避着的女王左近。


“陛下!”“快救陛下!”
查理九世的仆人毫无疑问是地地道道的忠仆。
这种情形下,还能持猎刀勇敢的向棕熊扑去,把国王挡在自己身体后头。

——于是袁念被迫和查理九世同一境地。

受了伤发了狂的棕熊又岂是好对付的?

棕熊一口咬断一个仆人的胳膊。
另一个仆人趁机将猎刀捅进棕熊的后腰。
棕熊惊天动地的咆哮起来。
人立而起,一下就将凶手撕成两片!

全场人都惊呆了。

人血、脏器、肠子溅在仅距现场几步开外的国王和女王的身上脸上,就象下红雨一样。

当嘴里淌血的棕熊人立蹒跚行走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发抖,再没人敢挑战它的威严。
甚至连老猎手也不敢开枪。

国王和女王距棕熊实在太近了。

有人想赌赌运气。
安茹公爵一把按下身后随从平举起的火枪枪管,只问了一句。
“你们想谋杀陛下吗?!”

公爵为营救国王的最后行动下了注脚。
再没人会救他们了——


“…上帝啊,我…要死了…”
趴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的查理九世,也只有绝望的听着死神一步步走过来的足音。

沉闷的火枪声也正在这个时候响起。
一发两发三发…
足足五发子弹全数倾泻在人立着的棕熊的心口。

射击人,竟是查理九世身旁唯一还站着的 苏格兰女王!!!

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
她手中的马缰早已跌落。
死白着一张脸,双手仍痉挛般的攥着那支打空了的连发火枪。




事后人们在回忆这场狩猎事件时,或是宫廷显贵人物的回忆录中,无不盛赞那个时刻 年轻的苏格兰女王表现出的勇气与镇定,连同她的过人美貌。
日后杰出的女王形象已初见一斑。

甚至还有画家以此作为大型油画题材,浓墨重绘当时情形:
女王面对大她数倍的棕熊(艺术允许夸张)凛然不惧,将年少的法国国王护于身后;山风猎猎,怪石嶙峋,女王手持长枪(艺术允许适度夸张)严阵以待,身姿挺拔,艳冠群芳。
当然就连女王那身著名的骑马装还有软式胸垫内衣也刻画的淋漓尽致、惟妙惟肖,甚至还将胸部画高了几公分以显动人窈窕(艺术允许再夸张)。

以至有人议论那位画家画的根本不是什么历史重大事件(如果查理九世当时出事,安茹公爵将提前十余年成为法王),而是在低级趣味的刻画拥有诱人身材的阿玛宗女王(希腊神话中的女战士)。
幸好他画了两个乳房①。^^
①阿玛宗:阿玛宗为女性部落。以狩猎为生。为便于拉弓射箭,阿玛宗人幼年时即被其母将右乳割去(阿玛宗一词晨希腊中为“无乳者”或“面无血色者”)。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八卦。


事实是,我们的袁念同学早被当时袭来的猛兽吓的全身痉挛,呆若木鸡。
不要以为同是国王,她就会有日后亨利四世②那精神战胜肉体的著名勇气。
②亨利四世:法国波旁王朝第一任国王。纳瓦尔国王。卡特琳太后的女婿。在查理九世、亨利三世相继死亡后继承法兰西王位。

拯救法王、击毙棕熊这一历史事件: 完全是出自女王的过度恐惧,手指控制不住机械射击——
玛丽-斯图亚特握枪手指恰在那个时刻抽筋了!!

所以 即使在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后,女王也依然在那里英勇万分的大扣扳机…
(医学称这种状态为 歇斯底里。)

万幸目标过近,盲目发射的子弹竟全部打进棕熊要害里。

这个…是怎么说的?——
天命所归?天佑吾王??鬼神难侵???邪魔退避????


袁念后来很不喜欢别人拿这个拍她的马屁。

自家故事自家清。
她很明白,要不是她的忠勇侍卫麦克格雷戈里最后不顾一切的冲上,把她从垂死狗熊面前拖开,伟绩铁定要变杯具——
人们一定会欣赏到:堂堂的活着的女王体贴的为死去的棕熊垫底。

另:
她死攥着火枪的右手一直处肌紧张肌强直肌痉挛状态。回到宫中后是怎么也松不开。要不是弗莱明连续为她用薰衣草水热敷,那天晚上她就得抱着她的火枪在她的大床上过夜。
囧~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苏格兰女王奋不顾身、舍己救人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得到了法国当权派卡特琳太后第一时间的肯定,立即发放了十万法郎作为奖励(看来女王缺少现金的谣言也传到了太后耳朵里)。
但是太后显然更愿意把儿子遇救一事归功于天主的护佑。
于是当晚卢浮宫的小教堂里就举行了隆重的感恩弥撒,不但王公贵族全部出席,各位主教大主教红衣主教也纷纷到场。据说光枝形烛台的大蜡烛就一次烧掉了六百根!
听说太后还将陆续举行大型宴会和招待会来庆祝不久后即将在兰斯举行的国王正式加冕式。

但这些无一例外的都越过了现在正在王宫一角静养的前法国王后,现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袁念当天晚上很没出息的发烧了)。

闻头知尾、聪明的近乎狡猾的法国人立即体会出卡特琳太后的未尽之意。

所以苏格兰女王得到了她亟需、从所未有过的清静。 ^^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