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二十 女王的‘深情’


尽管如此,袁念同学还是无奈的练起了射击。
姑且把它当成是提高自己回苏格兰的自卫能力好了——女王如此安慰自己。

很快她就不得不请求查理九世把那个设计出短柄连发火铳的工匠给她。
原来那种先用火石打火的老式火枪太不给力。她那只连发火铳又送给了护卫在她身边的高地人麦克格雷戈里。

不过对此,查理九世展开了他非同一般的理解力—— 也不知是谁给了他那个误导,让他以为他守寡的小嫂子爱他爱的发疯了(继苏格兰女王丈夫死了悲痛发疯外,女王的疯病又添一重含义)!那头猎杀的棕熊正是爱煞了他的小嫂子舍己为人对他展示出的爱意(哪位女性的爱意是用杀熊来表现的)!
当然此时小嫂子的努力练枪,更是为了增加日后能够保护他的能力~
(不能不说,查理九世,你脑补的很给力^^)

王室中人都很明白自己的处境。即便身为国王,也是处在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的险恶境地。
维尔鲁瓦狩猎事件 国王的亲弟弟安茹按下随从准备营救国王的火枪枪管—— 虽然没有深究,但查理九世比谁都明白这一举动的含义。

因而对这样‘火一般的热情’,查理九世露出暗爽在心底,架子在表面的神情,道:“…你一个女人,整日里研究打打杀杀的做什么?这是男人的事情。”
袁念心里踹他一脚。

“不过念在你一向对我恭顺的份上…”
袁念踹他两脚。

“部下又都是些‘肉脚’,倒也难怪…” ——当然‘肉脚’这个字也是跟袁念学的。他就学这个快。^^
‘你的部下才是肉脚呢!单看猎熊就知道了。’袁念踹他第三脚。

“我会让拉波特把工匠找给你。虽然我根本不需要你的殷勤。”查理九世骄傲的宣布。
“倒是你,别再穿的象只乌鸦了。本来就够丑的,再打扮成那样,跟你跳个舞我都嫌丢人。”

‘你以为我想跟你跳舞呢?象只螃蟹,只会横着跳螃蟹步。’袁念心中腹诽,外表居然还甚是温柔的听着查理九世对她的种种意见和训示,其中不乏异想天开的:比如让她立即脱去丧服装扮的象只花蝴蝶一样跟他跳舞。
林林总总,说了许多。


也难怪涉世不深的查理九世会误会,坚信他的小嫂子玛丽-斯图亚特对他饱含深情。
袁念从各方面表现的确无懈可击。

查理九世跟她说他不喜欢她穿黑的或白的单调丧服,女王从此就改穿青莲、银灰、暗紫、深茶等颜色稍感暗淡但面料织工极好,式样偏于保守的长裙,这一类服装往往饰有少量金银色的饰带或是柔软轻薄的花边,反而更让人觉得她 朴素自然、秀丽端庄(一时间,玛丽-斯图亚特的私人裁缝贝那特-贝尔斯兰 出了大名,纷至沓来的订单,险些把这小个子当场活埋)。

在查理九世看来,他提倡的各项活动,什么舞会、比武会、狩猎、军事视察什么的,玛丽-斯图亚特都积极报名。就算军事视察这项最为宫廷贵妇痛恨的活动,玛丽-斯图亚特也一次不落下(我倒是想逃,可逃得了吗?你大清早就在门口堵我—— 袁念泪~),坚持参加捧场。

也不知是哪个祖上缺德的给法王建议,军事视察要雷厉风行、出其不意,打周围部队一个措手不及。
查理九世深以为然,他在视察法国西南部时为求迅速,干脆抛下行李军完全走驿路依靠驿站给养行进,自然没法讲求舒适与惬意了。
警卫和马夫在马车周围扬起漫天尘土,车窗却大开着,连拉窗帘都不允许,因为国王喜欢空气流通!夜里大家通常睡在破客栈里,弄不好还得睡在麦秸堆里,一日三餐通常就是油汤就干面包片,加个煮鸡蛋就算改善。
最可恨的就是查理九世根本不考虑女性的生理需要问题: 你就是要求的再迫切,对不起,你也得一路强忍到目的地才行。队伍不会为你停留。而男性,地球人都知道他们只要在路边就行^^

要不是沿线可以经过玛丽-斯图亚特经营的葡萄酒庄,她可以趁机现场指挥生产、传授技巧(橡木桶、软木塞、水平放置、阴冷潮湿的地窖… 现代是个人就知道)、还有她依稀记得的加香、贵腐、冰葡萄酒的各类配方,也不很完全了(这点要感激她过去的老板小开,这个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的家伙没事就在她面前貌似炫耀的叨叨),袁念同学早就充满怨念的跳起来了!
即使如此,她也下定决心要把她家速成的桃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推广成为法国军队指定用酒才行,也不枉她这次充满艰难险阻的公费旅行。

但在查理九世眼里,不免以为小嫂子对他的感情已到了视他为天,情愿跟他上刀山下火海的地步。
毕竟他主创的军事视察就连他最有操控欲的母亲卡特琳太后都从来敬谢不敏的。
惟有他的小嫂子一力跟从吃尽苦头(这点他真没看错),还不忘为他送上美酒解乏(那完全是为了拓宽影响打开销路的),居然还强打精神跟他建议,下次可以考虑法国东部一行(袁念:波尔多我巡视到了,勃艮地的还没去呢!)——

人生所谓的知己,大抵就是如此吧。

查理九世虽然年方十三,却也不免感慨。

受到感动的法王决定以实际行动表现,他开始慷慨赏赐,不,应该说是赠送(法王与苏女王好歹是平级)各类礼物给苏格兰女王,什么珍稀花卉、书籍、宠物狗、刺绣、琉特琴、有次还送了她一只名种猎鹰!
天晓得她拿那只猎鹰有什么用?!不过听说她的前任玛丽-斯图亚特倒是很热衷于鹰猎。

袁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查理九世明白,宝石或绸缎对女人才有着真正的意义。

其实她更想说金灿灿的法郎英镑才是她的所好,苏格兰镑她也不嫌弃的。奈何她现在正努力扮演温柔女子,为她的酒庄争取大额定单。凡事不能说的那么直白。

而查理九世赠送的各种宝石被送到了巴黎新开的一家首饰珠宝作坊。
店主和贝那特-贝尔斯兰一样,都是被女王一手挖掘出来的,来自于佛罗伦萨手艺精湛的首饰匠。

衣料当然是交到贝尔斯兰处。
这位原来自于巴黎平民区钟摆街一个默默无闻的裁缝 可是出了大名了。天晓得女王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把他挖出来的——
人们都说 那是个邪恶的新教徒。他的手艺也象是得到了魔鬼的祝福。精致细巧且不必说,服装设计上更是狂妄大胆,别具一格、风雅独蕴。
不要说女王种种迷人的狩猎装、骑马装、旅行装,这秃头裁缝竟连在法国流行百年之久的 西班牙葡尔波因特和豪普兰德式样男装 以及 轮状拉夫领、豪华内外裙衣式样女装也敢改良。男服他去了填充物加了收腰使男式服装变的更加自然潇洒,女装他更放松了硬式紧身衣的尺码,采用松垂多褶裥曳地的裙子代替框架式裙撑,让女装在纤细中褪去僵化更有种自然浪漫的味道。
对时尚毫无抵抗力的巴黎人趋之若骛。

特别是当他们听说女王还送了一套精致的贝尔斯兰裁缝店出品 典型东方刺绣黑色厚绢内外裙衣,连同配套的阳伞绢扇、无指手套和皮手笼给卡特琳太后,而太后对这种能够掩饰她体型中一些不为人知缺陷的美妙服装,特别是贝尔斯兰家周全的设计感到满意时,就更一拥而上的狂下定单了。

一心扑在她的酿酒、纺织、工厂、机械制造、甚至船坞的袁念,就这样赚到了她的人生第一桶金——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