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二十一 告别前的种种



第一桶金说是玛丽-斯图亚特的首饰制作和服装业,其实是不公平的。

因为让她赚到人生(穿越过来后)第一桶金的主角已经来到现场,他当然就是苏女王的舅舅洛林的红衣主教查理了。

红衣主教用受伤的眼光看着她,可怜巴巴的问:“真的不愿再试试了?我敢说,他喜欢你!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查理舅舅!我不希望以后再听到这个。”女王正色道,“你知道这非但是卡特琳太后,我,也是弗朗梭阿舅舅①的决定。”
①弗朗梭阿-德-吉斯,吉斯公爵。洛林家族掌权人。法国最有势力的人之一。

“弗朗梭阿… 算了,好吧”查理-德-吉斯象个皮球般泄了气。“你们说什么都行。”
“…但真的不能留下来吗?我最最亲爱的小玛丽。”查理-德-吉斯哀求道,“咱们不结婚了,只要能留下来。不回苏格兰,在巴黎就行。”

如果说前面的还让袁念感动的话,后面就简直不成样子了。

“…你走了以后,我就少了一个最讨人喜欢的舞伴。以后谁还能和我一起参加化装园游会,给我送桃红葡萄酒,还有要求贝尔斯兰他们先接我的服装定单呢?…”

“查理舅舅,与其你担心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想想如何把你还欠我的那十七万九千个利弗尔还上(那位痴肥华丽的朱里安总管又被查出一笔近十万法郎的黑帐。自然这些都要由他的推荐人洛林红衣主教来买单)。还有你答应报销的那些帐单。”

“帐单?你都没完成任务,还要求我付帐单——”红衣主教几乎跳了起来。
但外甥女的眼神生生把他又盯回到地面上。不管怎样,他的小玛丽是越来越有君主的样子了。

“你很明白我能做到的,只要我想。”苏格兰女王用笃定的口气。“你以为我愿意放弃法兰西王后的宝座?用弗朗梭阿舅舅的话说,这是为了大局。”

历史上也正是由于洛林家族与卡特琳太后私下达成协议,前法国王后玛丽-斯图亚特才不得不被迫离开巴黎回国。
既然知道历史中她终会被她一直信任的舅舅们舍弃,不如现在自己采取主动,参与谈判,以便争取最大的利益。而现在她所能够自持的,也正是她的小叔子查理九世对她与众不同的情谊。

但对这个乐天快活,喜欢酒色玩乐的查理-德-吉斯显然是没必要提这些的。

袁念用最温柔最体谅的话语解除了红衣主教舅舅近一半的债务,一笔可观的款项,谁让他是她最最亲爱敬爱和可爱的查理舅舅呢?
要不是她现下就要身无分文的被迫起程到那个穷乡僻壤,被称之为海鸟都不愿意下蛋的国度去,她哪怕把欠款都免了,并倒贴自己所有的珠宝首饰给她的查理舅舅,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能不说我们的袁念同学在这方面做戏的本事完全是熟能生巧、信手拈来了。表现的质朴自然,且充满着情谊。
就连阅历甚深,也看过不少人在他面前做戏的查理-德-吉斯也深信不疑—— 他只是喜欢物欲享受,却不是个傻瓜。洛林家族又怎么可能有能坐到主教位置的傻瓜?

于是备受感动的查理-德-吉斯许了一大堆的诺言给自己亲爱的外甥女:
什么海枯石烂永不变之类的亲情话袁念浑没放在心上;法国对苏格兰的各种支持袁念也认为靠不住(不光法兰西,即使他们吉斯家也不是她那个查理舅舅能说了算的);但查理-德-吉斯表示要无条件一直罩着外甥女在这边的产业,袁念正中下怀。
烂船也有三分钉。好歹查理舅舅也是出身洛林家族的红衣主教。
要他在政治上为自己说话那是强人所难,但要他罩着自己在法国刚刚开展的事业,也还是绰绰有余的。

女王立即趁热打铁,与她的红衣主教舅舅签定了他们在葡萄酒生意上的合作条款。
玛丽-斯图亚特要求查理-德-吉斯对她在法国的葡萄酒酒庄的经营,包括酿制、保存、运输、推广、销售产业各环节都提供最大程度的便利和保护。作为回报洛林红衣主教查理将可以享受到她在葡萄酒生意上每年百分之十的分红。

当然红衣主教的原意是可以白干。他万万也想不到以后外甥女的葡萄酒生意会给他带来多么丰厚的利润。

袁念在饱受诱惑之余(只要不谈工钱的她都喜欢),还是肉痛的坚持住,一定要付给舅舅酬劳。
来自于当代社会的她自然明白只有双方在共同利益基础之上,才会有长久密切的合作。

法国片区葡萄酒生意上总代理,她选择了一直追求女官玛丽-利文斯顿的法国人 德-博维利埃。
象这样出身贵族(偏远地区),又对经营之道有研究的法国人可不多见。他与利文斯顿的关系反倒不是关键。

而贝尔斯兰裁缝店和布兰蒂尼首饰铺子,在女王笑呵呵不计成本的投入下(袁念心里在淌血~)先后顺利的与卡特琳太后拉上了御用关系。
来自于热那亚的布兰蒂尼本就是太后的老乡(亚平宁半岛),说的一口流利的拉丁语;而贝那特-贝尔斯兰也突然‘福至心灵,幡然醒悟’的宣布弃绝新教,投入天主教的怀抱,得到太后的充分肯定与赏识。
对他们,袁念是可以真正放心了。


一个下小雨的傍晚,巴黎城圣米歇尔桥旁一座古旧两层楼的木板房迎接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木板房所有的门和窗户长年紧闭,只有二层楼的一个小窗子里透出一点微弱的灯光,反倒把底层和二层分开浮雕檐壁上的众魔鬼的轮廓更凸显出怪诞凶恶,活灵活现。
两个人围坐在一个有着大火炉,蒸馏罐、蒸馏器、熔锅这些奇奇怪怪器皿的房间。

瘦弱阴沉的房主冷冰冰道,“…我想我早就拒绝了,夫人!”
“我知道您是太后的人,亲爱的勒内师傅。”戴着兜帽的女客面容虽不可见,声音却一派温婉动听。“我也没有要您背叛她投靠我的意思。毕竟谁能放弃给自己优厚待遇的繁华巴黎而去那种地方呢?”
“何况我以为,您信任她远胜过信任我。”

房主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来人,“那您为什么还要到这里…”
“只是想给勒内师傅多一个选择。我也想要一个小小的支持。对您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东方有句老话,叫做‘狡兔三窟’。聪明的想活的长久的兔子,也不会只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

勒内的眼神闪烁了一阵子,“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只是一个蒙太后赏识,可怜无用的香料商而已。”

“可怜无用吗?您要是可怜无用,那世上就没有几个有用人了。”
不速之客轻声道。“麦克格雷戈里!”
“陛下”一个壮汉自阴影里闪出来。
“带人把这所房子每个角落都再搜检一遍。所有的隔间门、挂毯都不要放过。每道楼梯都要有专人把守。”
“是。”
“麦克格雷戈里,还请不要忘了所有的雕花立柜,和柜门上看似装饰的小孔。那后面或许是扇暗门也说不定。”不速之客紧紧盯着意大利香料商的脸,不放过他脸上每一丝细微的表情,缓缓道。“要知道 隔墙有耳 的道理。”

意大利香料商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嘴边小小的抽搐,“夫人,您这是要做什么?”
“当然是要开诚公布的和您谈一谈了,勒内师傅。”虽然看不清女客的表情,香料商却可以肯定她是在微笑。她就那样微笑着,语气轻柔模糊的道。“不过要在不受任何人干扰的前提下——”

……
“我从很早以前就听说过,您是太后最得力的助手和左膀右臂。太后的敌人,哪怕美丽如普瓦蒂埃公爵夫人,高贵如波尔西昂亲王也…②”
②卡特琳太后的敌人。均突兀死去。传说与太后有关。
“夫人!”
“…还有人说就连我的丈夫法兰西斯——…”

“陛下!”意大利人厉声喝止,他可以感觉到他脖子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连想…都不能想!!”
“我知道这是禁忌话题。宫廷里严禁谈论这个。谁说谁倒霉。”女客表示同意,淡淡道。“太后也从不喜欢听人议论这个。”
“那我们就谈谈香料——?”
“我听说您会制作一种奇异香味的灯油;做工精美的小山羊皮手套;散发着清香气味的苹果;还有使女人嘴唇变的更加柔软诱人的香膏…”③
③这是十六世纪中叶被人盛传的卡特琳太后用以铲除政敌的几种手法。
“夫人!!”意大利人的脸色变的白垩扭曲起来,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女客毫不怀疑,要不是有一直面无表情、手扶剑柄的苏格兰人麦克格雷戈里随侍在侧,阴沉柔儒的意大利人很可能要赤手空拳的冲过来掐死自己。

饶是如此,勒内也还是拳头攥紧,从牙缝里挤着道,“…请您说明白,您…究竟想干什么,夫人?!”
“希望你日后能够成为我的助力,勒内。”

意大利香料商后退两步,脸上露出个奇特的表情,既象讽刺又象微笑,“为您…干同样的事情,夫人?”

“不。如果对您的使用相同,那我和太后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也不必来找你。我相信象您这样的人才,虽然少见,但寻遍意大利也还是会找到那么一个两个的。”
“那您…?”
“我对您未来的期许是 解毒师和美容师。”
“解毒师?美容师?”也难怪勒内困惑,这在当时都属于新名词。

“是的。想来您也知道我的去向。想祛除外来统治者带来不利影响的最直接的手段,就是从肉体上消灭他(她)。刺客和毒药应该是首选吧?”
“晤”

这话你让勒内怎么回答?

“刺客只要加强警卫,有忠心耿耿的卫兵时刻不离左右,应该还是可以防范的。但在毒药方面,我不能不承认我手上没有相应人才。”

“如果我的身边有这样一个顾问,能够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帮我抵御外来种种可能的意外与…伤害。不难想象,一位放心的统治者能够做出多少了不起的事来!”

“…我不害人。我的父亲曾经说过:一位合格的统治者应该用光明的手段来治理国家、约束臣子,在阳光下行使法律与王权(詹姆斯五世真的说过吗?)
但我也不能容忍我的政敌用卑鄙的手段来加害我和我身边的人!”

“勒内,如果你肯借一分力给我,我可以对上帝发誓:
无论你遇到什么事情,哪怕成为法国的公敌呢,苏格兰也将永远成为你最后的庇护所和栖身地。
只要有我在一天,即使是梵蒂岗的教皇,也不能把你带离这里!”

“这是我苏格兰女王 玛丽-斯图亚特 一世的誓言,圣父圣母圣子明鉴—— ”

……

“…哈,美容师?你问我美容师是做什么的?”
“问的好,勒内。你知道你做的成品 护手护唇的软膏,还有太后专门用来护肤的香膏有多叫人垂涎吗?不知多少贵妇都想知道你的配方。我们可不能辜负大家的心愿,得把你的成品推广开来才是。
唯一可惜的就是太后上了年纪,不容易叫人发现你秘方的功效。”

“如果有一位 地位既高、长的又美的女性,在公开场合推崇你的秘方。想想看,这会受到多少的追捧,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利润啊!”不速之客飞快的盘算着,已经自来熟的一口一个我们了。

“听说你还会制作媚药。亲爱的勒内,你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这东西也特别有市场。我已经计划好了…”
“…什么?纯属瞎掰?完全没有这种东西??…”
“太可惜了!”
“原本我还打算囤货居奇,卖个天价的。这宝贝卖多高的价也不会让人反感啊。有道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总有人会为此掏钱的…”
“你真的肯定、一定、以及确定 你不会制作媚药??我最最亲爱的勒内。哪怕类似的东西也行啊——…”某人仍然不死心的问道。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