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二十二 离别(上)



‘…不管怎样,他都是爱你的。就让一直利用他的你,背负着这个十字架吧!…’


一五六一年上半年,是从所未有过忙乱的半年。
对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而言。

她在拼命的算计,攒钱,计划,花钱。
派遣各种使节去各国,接待从各国来的各类使节。
写信,收信,再写信。
参加法国宫廷各项活动,与自己的婆婆卡特琳太后保持官方往来,应对自己那两个该死的小叔子安儒、阿朗松,和舅舅们一如往常的亲密和谐(只局限她的红衣主教舅舅查理-德-吉斯。她与弗朗梭阿-德-吉斯、亨利-德-吉斯①几乎淄铢必较,实打实的动起手来。)。
①弗朗梭阿-德-吉斯,亨利-德-吉斯,分别是洛林家第二代、第三代的吉斯公爵。

她被迫摆出很感兴趣的样子,马不停蹄的陪伴天杀的查理九世去各地军事视察。
如果回到巴黎她就必须每天到查理九世的私人套房报到,去爱抚那些个该遭天谴总冲过来在她裙子上流口水的大猎犬(她对它们从来缺乏感情,恨不能它们全得犬流感去死)。不过总比查理九世最近迷恋的鹰隼好,那两只可怕的鹰隼最近总试图降落在她精心梳理的漂亮头发上。
查理九世年纪虽小,乳臭未干,却试图占有她的全部时间,几乎每个小时都在叫人给她递条子。不是要她到这里,就是要她去那里,总之就是要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随时等候召唤!

女王几次都要暴走。不外乎是她在这边做好了要陪小屁孩散步的准备,小屁孩却说已经到了她的房间正准备吃点心;或是换好衣服要和他去跳舞,查理九世却临时改主意决定趁天没黑赶紧去打猎,要她先在花园里等,自己打完野鸡后顺道来接(可怜的袁念同学几乎冻了半夜);在她头痛需要安静休息的时候,国王每天都大驾光临的来探病,外加点了上百只蜡烛还配着音乐(夏尔—马克西米利安坚持认为这对病人有着激励作用,能够促使玛丽-斯图亚特这死老太婆好的快些)
欺负人也不是这么干的!
要不是十三岁的查理九世对她的生意、外交、和各种谈判,屡屡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她早在沉默中爆发了(灭亡是不可能的)。就算撑着病体,她也要把这小屁孩踩在脚底下,跺上一千脚啊一万脚!!(袁念同学,你到底积攒了多少怨念?)
无奈所有人都劝她忍下来,他们同法国关于两国海洋贸易资源共享如今正谈到关键——

要不是她的婆婆卡特琳-德-美第奇终于受不了了。
当她看这自己这个前儿媳的巨型画像(阿玛宗女王的那个)一路从门口前行到前厅再去觐见室接着挂到国王的兵器室,要不是她阻拦很可能还要悬在国王的床头—— 查理九世有挂友人画像在自己居所,用位置不停更改来表达心中感情多寡的习惯。
太后立即决定在和阿尔盖公爵的谈判中让步,好送苏格兰女王回国。
女王还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从这个大泥沼中解脱呢。


不过现在终于大局已定。

苏格兰女王收到由梅尔维尔带来的 她的同父异母兄长 苏格兰第一摄政梅里伯爵 表示恭顺、服从和正式宣誓效忠的亲笔书信。
信函里,这位和妹妹十三年不见的苏格兰兄长,除了表达自己的深厚手足情谊外,更表示愿意成为举目无亲的妹妹可信赖的左膀右臂、可依靠的唯一可以卫护她的盾牌与宝剑。当然也请她不要相信别人的挑拨与离间—— 什么自己出卖她的利益并对付国内表示支持女王的天主教教会与勋爵纯属污蔑。
为了取信自己的妹妹 玛丽-斯图亚特,梅里伯爵果断处理了一票激进的叛乱分子(扬言不择一切手段阻止女王回国的那些),汉密尔顿和戈登家的几个人还为此上了断头台。
苏格兰女王废位风潮暂告一段落。梅尔维尔可以为证。

女王与英格兰的谈判还没有结果。

历史上的玛丽-斯图亚特做过一件蠢事:她回国时向原本的政敌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申请过境签证(或干脆说是要求合法过境),要求先到英格兰,再从陆路返回苏格兰。
在袁念看来此举完全没有必要,直接坐船回国便是。干嘛要走英格兰路线?又不是出国旅行。
历史上伊丽莎白果然拒发了签证(拒签果然古而有之)。玛丽-斯图亚特在大发脾气后终于决定还是海路径直归国(你早这么选择多好)。
当然听说伊丽莎白后来又后悔追加补发了签证,已经在走海路的玛丽-斯图亚特自然不再需要,当然更不会领情。

为了爱丁堡条约,苏英两国仍在旷日持久的谈判中。
苏格兰曾与英格兰代表在爱丁堡签约,苏格兰以玛丽-斯图亚特的名义保证 永远承认伊丽莎白是英国合法的女王。
那是在两年前伊丽莎白在其姐血腥玛丽去世即位时就要求的事情。但协议上没有苏女王玛丽-斯图亚特的签名,也就是说协议可算无效。

伊丽莎白的要求本来也无可厚非。她在英国都当了两年多的女王,不管玛丽-斯图亚特同不同意。
按理说苏格兰签名承认一下也无所谓。袁念同学本也打算痛快提笔的。
她可没有前身玛丽-斯图亚特曾有过的幻想,籍法国人的力量推翻伊丽莎白的统治,自己加冕为英苏女王。
要不是老狐狸阿尔盖公爵提醒她,她在苏格兰的大半臣子都在英国领津贴呢,就连她的便宜大哥梅里伯爵也有份还是最大的份。她说不定傻呵呵就签了!

现在呢,女王就向人(当然是英国人)提出了:
既然是和平条约,那我要求礼尚往来、公平对待,没错吧?
我最最亲爱的姐姐伊丽莎白要我支持她对英格兰的合法权利,她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那么我在国内的对手反对我权利的苏格兰人,是不是同样也是我亲爱的伊丽莎白姐姐的公开敌人呢?

这句话犀利无比。英国大使无言以对。他可不能替女王做主,魔鬼都知道英国巴不得苏格兰乱作一团,越烂越好。
英国的国务大臣塞西尔曾说过:“ 女王事务不稳定的局面拖的越长久,对陛下就越有利。”
塞西尔的陛下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

英国大使当然也不能承认这个。
所以他立即写信回国报告说:如果这就是发疯女王的逻辑,那么他倒宁愿苏格兰女王还是保持以前那种清醒头脑为好。


夏尔—马克西米利安 年轻的法国国王 查理九世 却以为女王是真的发疯了——

因为玛丽-斯图亚特第一次约他出来(自打他们‘定情’——定情 也是查理九世自己认为的。他们俩之间一向都是查理九世主动出击^^)。在圣日尔曼宫。

国王兴冲冲的赶来赴约。
当时外面正下着大雨。花园里的泉水疯狂的喷涌,散步的小径变成了沼泽,匆匆收起的华盖就象战事结束时遗留在地上的枪架一样七扭八歪。
为了避雨,他们只有缩在宫殿平台的一侧墙角下说话。

真是一场难忘的约会啊!

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
“夏尔,我要回国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