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王法则之法兰西篇(本卷完)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女王法则作者:凌燕(心)潘

二十四 离别


如同晚霞把大地映照的金光闪闪。
法国的加莱小城一时间也是珠光宝气,锦绣灿烂。

狭长的港口塞满了无数法国宫廷要员还有朝廷命妇们的马车。
马车的显贵主人们此时都跳将下来,有如群星捧月般,簇拥着他们的 前法国王后/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为她送行。

沿途从圣日尔曼起就一路护送她的,更有一队魁梧雄壮的法国骑士。
他们全部穿着法兰西文艺复兴时期的华丽服装,骑着装饰有华美鞍鞯的骏马。刀剑铿锵作响,充满艺术品味的铠甲闪着金光。

法兰西宫廷用实际行动表现出 对这位在他们当中生活了十二年的高贵女性的敬意。

后来的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这是法国在政治上的一个表态。
要向公众和欧洲各国,特别是英格兰和苏格兰本土表明——
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 并不是以一位可怜孤独的寡妇或是软弱无助的女子身份赶回去的,法兰西的荣誉和武力将一直是她坚强有力的后盾!

要不然为女王送行的一行人等,一般显贵的出场倒也罢了。
吉斯家族三巨头也全部在内。他们分别是 德-吉斯公爵,洛林枢机主教,吉斯枢机主教。好歹他们也都是玛丽-斯图亚特的舅舅。
可出现在现场的还有 法王查理九世和他的母亲卡特琳太后!!

太后可是在玛丽-斯图亚特作为未来太子妃,第一次从苏格兰踏入法国地界时都没有出现过的。
(指的是罗斯科夫港口。1548年。当时女王只有五岁)。

更不要说送行人中竟然还有安儒和阿朗松公爵在列。
虽然他们更象是看热闹的(他们也的确是看热闹的)。

要说这不是法兰西宫廷蓄谋已久,利用苏女王归国给英国施加压力的政治秀,还能是什么?!
到底苏格兰一直以来都是法兰西的忠实盟友。
婚姻没有了,政治联盟总是在的。

他们却恰恰猜错了。


只要参加了苏格兰女王的送行会,就不会看不出查理九世和即将归国的苏女王玛丽-斯图亚特之间涌动的暗潮。

查理九世一直阴沉着脸,就像谁欠了他五十万,不,是五百万金埃居。
自始至终他阴鸷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女王的身上。
而且他越看见女王从容自若、仪态万方的与亲友以及法国的臣下们话别,就越阴霾。
最后竟大有乌云漫天,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就连他的贴身内侍都不敢上去跟他说话了。

袁念表面上还能装的行若无事,其实也被这小屁孩盯的全身发毛。
否则也不会和博维利埃(此人终于娶到自己四女官里的玛丽-利文斯顿,正式成为自己在法国生意方面的代理人)光道别话就反复说了七八遍。
同时心里暗暗叫苦:
喂喂喂,夏尔—马克西米利安同学,我们不是把一切都说清楚了吗?!

自己在圣日尔曼宫的避雨角落,已经引经据典、苦口婆心、发自肺腑的把一切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啊!!

包括:
自己回国,实际是法、苏两个国家的双赢。今后无论在欧洲政治、经济、还是军事方面,双方都可以开展更紧密更默契的合作。苏格兰将永远是法兰西的可靠伙伴与兄弟。
自己如果留在这里,则可能会对太后以及国王以后的施政方针,包括对吉斯家族的决策等等,存在一定制肘与顾虑(瓦卢瓦王室与吉斯家族的关系一向颇为微妙)。
且根据天主教教义,自己也是不可能和原是小叔子的夏尔—马克西米利安你成婚的—— 除非有教皇的特许令。

就算有特许令,只要看看咱们的共同邻居亨利八世他家(前英国国王,苏格兰女王的舅公,表姐伊丽莎白一世的老爸)—— 亨利八世当年也是执意要娶他的嫂子西班牙公主凯瑟琳的。
结果 地球人都知道。
这位公主没有儿子,亨利八世又轰轰烈烈、沸沸扬扬、惊动整个欧洲的闹起了离婚。
天主教当然不容许离婚。
于是整个英国都信奉新教了(一家之言,胡说八道)~~

总之,这种叔嫂成亲绝对是光景不好、前途不妙啊!

可那日任凭自己使尽全身解数,说的是掏心挖肺、唇焦舌敝,人家小屁孩就是不为所动。
自始至终就一句:
‘你会后悔的!’

袁念全身无力。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干啊!就算自己穿来前的那位也一样(那位绝对是还没来及)。
但凡接吻偷情爱抚上床之类贵妇们的拿手好戏,可能会引起误会的,自己是一样没干。
自己又不是恋童癖。
那位才十三岁好不好?!
当然他说他十四。

而跳舞、骑马或是并肩出游什么的当然不算。
不独法国,这是整个欧洲低地所有国家贵族们再正常没有的消遣(袁念果断的把通过那些消遣得来的好处全都抛之脑外)。
自己也从没对查理九世许诺过什么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鬼话,就连宫廷贵妇们最拿手的暧昧挑逗或是勾引她都没做过。
也难怪查理九世会经常没来由的暴怒、乱发脾气了。

可为什么查理九世会表现出这么一副…被抛弃的丈夫要跟老婆算总账的模样…??!……

事到如今,袁念也只有硬着头皮顶上了。
于情于理,苏格兰女王总得向特来前来送行的法王做正式的告别吧?
都要上船了的说。


送行众人心里千呼万唤、期盼已久的场面终于出现了。

女王提起长裙,以一贯优雅轻盈的身姿向查理九世走去。

没人知道女王此刻也在祈祷:
卡特琳-德-美第奇太后,请您不负众望的发挥您那非同一般的气势、威慑力和对儿子们的特殊影响力吧!
千万要让你的国王儿子感受到。
我可不想人没回去,就被人风言风语的传出,自己的‘回忆录’——〈我和查理九世 不得不说的故事〉,或是 〈查理九世与我的艳情史〉等等诸如此类神马的…

在法国,这些流言蜚语日后或许会变演变成浪漫的传说或值得传唱的爱情史诗也说不定。
但本人要回的是民风保守堪称野蛮的苏格兰老家啊!
肯定会是丑事一桩,对自己以后要想坐稳位子和治理国家想来是不会有所裨益的。
天灵灵地灵灵太后你一定要显灵啊!…

(喂喂,袁念同学,太后她老人家还在现场阴森森的盯着你看没死呢!)

另一头年高德昭的克劳福德-阿尔盖公爵正叫人暴力禁锢住急切想要拯救女王或者说是干脆要为女王撑腰冲向这边的沃尔夫-韩特莱。
用公爵的话说是 国王们的破事你去掺合个啥?!

(国王们的破事??公爵大人,你果然很好很强大)


“不知好歹的丑八怪,赶紧在我面前消失吧!!——”
这就是女王的小叔子,现任法国国王查理九世 夏尔—马克西米利安 恶狠狠的临别赠言。

这一刻袁念脸皮抽抽了。
要真有这种深仇大恨,夏尔同学你今天何必又要大张旗鼓的跑来送行呢?!连你的老妈和兄弟们都被吸引来了。

袁念腹诽,但人还是微微俯下头去。
不管查理九世对即将归国的小嫂子有多少意见,处于相同地位的他也必须回礼。只是在他貌似很不情愿摘帽低头的一瞬间,用极低的声音快速道: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那一瞬,袁念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排除万难也要坚决送自己到这里,也体会到了眼前这个任性暴躁骄傲不好看的男孩对自己的心意。
他是真真正正对自己好的。而无关自己的地位身份,可能会带给别人的财富或权势(你现在真的有财富或是权势吗?)
因为,上帝在上,自己会带给他多大的麻烦啊!
只要自己反悔,只怕臣子们赞成一个没有,反对的到处都是吧?
无论苏格兰还是法兰西。
但眼前的这个男孩子还是愿意,愿意不计一切代价,甚至连面子都不要了的挽留自己——

袁念的眼眶在那一刻真的是发热了。
那一刻,她终于抛弃了女王娇弱外表下的种种事故、精明与算计,冲动的一把抱住了他。
抱住了小她四岁的夏尔—马克西米利安。
那是她穿来后第一次与异性的主动拥抱。

和想象的相同。
他真瘦,瘦弱且单薄。
虽然他曾那样得意洋洋的宣称自己已经长的和她一样高。

四周传来一片低低的惊呼和吸气声。
她不去理睬。

“…玛丽?”
她也不去看,只是同样低声的说了一句,“…夏尔,小心打猎用的书籍…”
(历史记载,年轻的法王查理九世二十四岁死于肺结核。却也有野史宣称,其实查理九世是死于毒杀,一本被人用于除掉纳瓦尔国王亨利的有毒书籍)

暮色渐渐深沉,在法国护送军舰保护下的巨型白色帆船上长长的号角声响起。

苏格兰女王,前法兰西王后 玛丽-斯图亚特 归国。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